題為禀報事
Page  memo001

經筵講官刑部等衙門尚書加一級 臣 圖納 謹


為禀報事

刑科抄出山東巡撫楊廷耀題前事
内開康熙叁拾伍年肆月拾壹日據按察司呈
稱問得一名杜懷亮年貳拾陸嵗東昌府聊城
縣人狀招懷亮與先未被伊謀殺身死陳文現
素日認識康熙叁拾壹年間陳文現同在官妻 Page  memo002
李氏搬于懷亮家同院居住後陳文現僱于不
在官魏寡婦家做活至八月内做枣時候李氏
因伊夫陳文現在主家傭工未囘于一更時候
往懷亮屋内取火懷亮見傍邊無人就不合拉
李氏求姦李氏亦不合依允于做枣炕上成姦
自此往來三年有餘被懷亮不在官母親覷破 Page  memo003
行踪于康熙三十四年五月初六日詈駡懷亮罵出淫婦忘八
等語李氏聞之隨與吵嚷因無顏在彼[家]住于初七日遷
移魏寡婦家居住懷亮因與李氏通姦情濃不能往來抑欝在
心至六月初四日懷亮邀陳文現晚間飲酒陳文
現應允懷亮又不合頓起兇謀又因自己妻張氏
瘸醜思量陳文現晚間來飲酒時假捏來姦伊 Page  memo004
妻一併殺死以便與李氏往來主意一定回家
將起獲鉄斧一把預藏屋内二更時候陳文現
至懷亮家内懷亮讓文現進屋取火吃烟乘文
現吃烟昏醉又不合隨持鉄斧照陳文現致命
偏左一下砍倒復照脊背左右並不致命肩甲
等處亂砍以致立時身死此時伊妻張氏在炕 Page  memo005
睡臥懷亮又不合照張氏致命咽喉左邊並左右
兩乳左肋並不致命左胳膊等處亂砍以致張
氏立時身死懷亮恐事敗露將陳文現所穿之
褲退下誣捏來姦伊妻被殺希圖免罪當被先
在官今不在官伊父杜文武喊知在官隣人杜
維元至彼騐看次日報官至初七日李氏以殺 Page  memo006
死夫命情詞具控審供情真據杜維元等與懷
亮等各面質招証該聊城縣于康熙三十四年
六月初五日據地方隣佑孫二臣杜維元稟前
事稟稱六月初四日夜間杜家庄住人杜懷亮
持斧將陳文現併自己妻張氏俱砍死室内不
敢隱匿理合稟報等情據此同日又據杜懷 Page  memo007
稟同前事稟稱六月初四日夜間身在當院
寢睡有陳文現入室姦污身妻張氏身醒知覺
堵住室内持斧將陳文現並身妻張氏俱砍身
死埋合稟報等情據此該聊城縣知縣金應斗隨
即單騎帶領仵作王朝棟親詣屍所眼同地隣
人等騐得已死陳文現身屍一軀在炕前地 Page  memo008
下張氏身屍一軀在炕上俱係赤身血污滿地
騐得陳文現身屍據杜懷亮報年二十七嵗除
無故不開外檢得致命偏左斧口一處長二寸
五分闊五分不致命頷頦左邊斧口一處長二
寸濶五分不致命左肩甲斧口一處長二寸濶
五分致命脊背左邊斧口二處各長二寸各濶 Page  memo009
五分脊背右邊斧口一處長二寸濶五分又檢
得已死張氏身屍一軀據屍親杜懷亮報年十
九歲除無故不開外致命咽喉左邊斧口一處
長二寸濶五分不致命左胳膊斧口二處各長
二寸各濶五分致命左乳斧口一處長二寸濶
五分右乳斧口一處長二寸濶五分致命左肋 Page  memo010
斧口壹處長二寸濶五分不致命左手腕斧口
一處長二寸濶五分檢畢屍令地方暫領浮埋
看守取有仵作不致遺漏傷痕甘結在案並起
獲兇斧一把騐明貯庫具詳申報間于六月初
七日據李氏告爲殺死夫命情詞告杜懷亮干
証孫二臣杜維元等情到縣據此除審明另行 Page  memo011
招解外事関殺死二命擬合先行申報等情申報
各上司照詳間隨蒙東昌府票轉蒙按察司
票轉蒙前任巡撫桑都院批據聊城縣申報杜
懷亮殺死陳文現併伊妻張氏緣由蒙批仰按
察司提審報奪繳圖結存查等因到司票行到府
轉行到縣蒙此該聊城縣知縣金應斗逐一研 Page  memo012
訊審問杜懷亮你年多少嵗是那裡人據供
小的年二十六嵗是本縣人又問你如何知道陳
文現是二十七嵗爲什麽事將他合你老婆張
氏殺死從實説來又供陳文現自康熙三十一
年間搬在小的家住小的合他相厚知道他是
二十七嵗他合小的老婆張氏時常眉來眼去 Page  memo013
的小的心裡疑他沒有實跡待要説他又是醜
事今年五月裡呌他搬移他尋了魏寡婦家房
子五月初七日搬去了至六月初四日夜間小
的拿着一把斧在當院裡睡覺看守牲口小的
老婆撩着門在屋裡睡覺有二更天小的聽的
屋門像有人推開有掩上的小的悄悄的起來 Page  memo014
手提着斧子到屋門間站了老大一會聼的屋
裡兩個人唧唧噥噥的説話小的一腳跺開屋
門見陳文現赤着身子往外跑小的堵住門砍
了他一斧子他隨退回炕前去跌倒在地小的
趕上又亂砍了幾下子他就死了小的老婆在
炕上坐着小的把老婆一頓斧也砍死了呌起 Page  memo015
[]隣來騐明同來稟報了又問據李氏狀告你
與他丈夫陳文現有嫌呌他丈夫吃酒誆在你
家將他殺死恐怕問罪將你老婆殺死埋姦抵
賴你怎麽說呢又供小的與陳文現並沒有仇
嫌他原是去姦小的老婆被小的撞見連老婆
一併殺死的並不是合他有嫌將他誆去殺死 Page  memo016
審問李氏你年多少嵗你丈夫陳文現與杜懷
亮有何夙嫌他怎麽將你丈夫誆去殺死從實
説來據供小的今年二十六嵗康熙三十一年
間小的同丈夫陳文現搬在杜懷亮家住了三
四年今年五月初六日他為孩子合小的吵嚷
了初七日小的就搬到魏寡婦家住去了到六 Page  memo017
月初四日晚上小的丈夫往外走着說往杜懷
亮家吃酒去到了他家他不知怎麽將小的丈
夫殺死了又問據杜懷亮供你丈夫原是姦他
老婆去被他撞見殺死的你怎麽說是將你丈
夫誆去殺死呢又供杜懷亮原是將小的丈夫
誆去殺死的他恐怕問罪假捏姦他老婆希圖 Page  memo018
抵賴如今只審兩隣就明白了審問杜維元這
杜懷亮是你甚麽人他爲甚麽將陳文現合他
老婆張氏殺死你是隣佑從實説來據供杜懷
亮是小的族間的叔小的是他西隣中間隔着
一塊空地陳文現合李氏以前在杜懷亮家西
屋裡住自今年五月内李氏因與杜懷亮的母 Page  memo019
親吵嚷了就同他丈夫陳文現搬在魏寡婦家
住去了到六月初四日晚上約有二更天聼的
杜文武喊呌説杜懷亮殺了人了小的到他家
看去杜懷亮說陳文現來姦他媳婦他拿斧子
在屋裡把陳文現合他媳婦子都殺了小的恐
怕他跑了就安慰他說既是來姦你媳婦子殺 Page  memo020
了不妨明日往縣裡稟報去天明就來稟報了
小的不知他是怎麽殺死陳文現合張氏的又
問陳文現合杜懷亮媳婦張氏有姦是真麽又
供張氏爲人極正經腿是瘸的就是陳文現也
是老實人給魏家做活不多回家來並沒聼的
說他兩個有姦的事又問據李氏狀告杜懷亮 Page  memo021
與他丈夫陳文現有夙嫌將他丈夫誆去殺死
他們有何夙嫌你是隣佑自然知道又供陳文
現在杜懷亮家住了好幾年並沒吵嚷只今年
五月初六日他家吵嚷了初七日陳文現就搬
往魏家去了沒有甚麽夙嫌是實審問孫二臣
你是隣佑將杜懷亮殺死陳文現合他老婆張 Page  memo022
氏的情由説來據供今年五月初六日晌午杜
懷亮因他老婆沒做出飯來打他老婆他母親
說是李氏唆挑的混駡了幾句李氏聽見就合
杜懷亮的母親吵嚷小的媳婦子將他勸散了
到第二日早晨陳文現要搬往別處住去杜懷
亮呌小的留他留小的留他不住就搬到魏寡 Page  memo023
婦家去了到六月初四日約有二更天聽的杜
文武喊呌説杜懷亮殺了人了小的看去見陳
文現殺在地下張氏殺在炕上杜懷亮說陳文
現來姦他老婆一併殺了小的不知杜懷亮是
怎樣將陳文現合他老婆殺死小的不敢妄說
又問這陳文現合杜懷亮老婆有姦你知道麽 Page  memo024
又供陳文現給魏家做活平日連家裡也不多
囘來張氏是極正經的人並沒聼的說陳文現
合張氏有姦的事審問杜懷亮先審你說在天
井裡睡覺陳文現來你屋裡姦你老婆你聽的
屋裡有人說話進屋裡去殺的你既是在天井
裡睡覺陳文現走來自然看見他如何還敢進 Page  memo025
屋去行姦如何還敢在屋裡説話這明是你的
謊話你實説是爲甚麽事將陳文現殺死免得
受刑又供不用夾小的實説就是了陳文現合
李氏自康熙三十一年間搬到小的家合小的
同院住後陳文現雇給魏家做活農忙時候不
多囘家來睡覺三十一年八月内做枣的時候 Page  memo026
不記得日子陳文現沒回家來有一更天李氏
往小的屋内掏火去小的見傍邊沒有人拉着
他要行姦他依從了在做枣的炕上姦了他以
後或在他屋裡或在小的屋裡通姦也不記得
遭數了今年被小的母親看破形踪到五月初
六日晌午小的自坡裡割了麦子來家因老婆 Page  memo027
沒做出飯來把老婆打了兩下子小的母親見
小的打老婆就赶着小的打説是李氏唆挑小
的駡出淫婦忘八的話來李氏聽見就走到後
邊合小的母親吵嚷孫二臣媳婦合杜維元來
勸開散了晚上陳文現來家聽説吵嚷打了李
氏一頓到初七日早晨陳文現要搬小的呌孫 Page  memo028
二臣留他說等收割完了搬罷李氏說沒臉面
在那裡住就搬去了小的因與李氏有姦他搬
去了不能合他往來時常想念到六月初四日
小的邀陳文現吃酒他說白日不得閑晚上我
喂飽了牲口往你家吃去罷小的那時想起合
他老婆的情來他搬去了走動不得不如趁他 Page  memo029
晚上來吃酒只説他姦我老婆連我瘸老婆一
齊殺了好尋他老婆主意定了囘到家裡將一
把斧子放在屋裡等着將到二更時候陳文現
來了小的讓進他屋去在板櫈上坐下拿烟給
他吃了見他辭昏昏的小的就拿斧照他頭上
砍了一斧他哎哟了一聲跌倒地下小的又連 Page  memo030
砍了幾下子他就死了小的老婆在炕上睡覺
隨即連老婆都砍死了小的娘老子都在後邊
住小的到後邊呌起來老子來説陳文現偺家
住了三四年搬去罷了還來按我的頭我把他
連我媳婦子都殺死了要赴縣投首去小的老
子喊呌起杜維元來家看小的向杜維元説陳 Page  memo031
文現來姦我老婆我把他連我老婆都殺了杜
維元説殺了不妨明日報官去天明就同地鄰
赴縣投首了這是真情又問你既殺死陳文現
爲何又將自己老婆殺死呢又供小的合李氏
有姦將他丈夫陳文現殺死恐怕問了死罪因
老婆是瘸子又醜所以連老婆都殺死好賴是 Page  memo032
殺死姦夫姦婦希圖脫罪的意思又問你殺
陳文現時你老婆在那裡就沒喊呌麽又供那時
小的老婆在炕上要喊呌小的說你若喊呌連
你都殺死他就沒敢喊呌是實又問你砍了陳
文現幾斧張氏幾斧都是砍在他何處説來又
供那時慌慌忙忙照頭一斧砍倒就亂砍了幾 Page  memo033
下子也不記得砍了幾下砍傷他何處昨日騐
屍陳文現偏左頷頦左邊左肩甲脊背左邊脊
背右邊俱有斧口張氏咽喉左邊左胳膊左右
乳左肋左手腕俱有斧口都是小的砍的又問
陳文現既是來你家吃酒你殺了他前日騐屍
他怎麽光着身子呢又供陳文現原是披着袄 Page  memo034
穿着褲子來的袄是他吃烟時自己放在板凳
上的褲子是小的砍死他以後想要賴他來姦
小的老婆給他退下來的又問你合李氏通姦
三年難道陳文現就不知道麽又供陳文現給
魏家做活不回家的日子多他並不知道又問
你殺死陳文現合李氏商議過麽又供李氏搬 Page  memo035
到庄西頭魏家住去相隔十來家小的沒往他
家去他也沒往小的家來小的並沒合他商議
原是小的自己做的事李氏實不知情又問你
若沒合李氏商議如何尋他作老婆呢又供小
的殺死他丈夫她若嫁人小的好尋他是實又
問李氏告你與他丈夫陳文現有夙嫌將他丈 Page  memo036
夫誆去殺死的你說與李氏通姦這明是誣扳
他的了又供小的若與陳文現有嫌他怎麽能
在小的家住上三四年實是為與李氏走動不
便纔將陳文現殺死並不是誣扳他又問陳文
現既與五月初六日吵嚷了初七日就搬了去
六月初四日你邀他吃酒他怎麽肯來呢又供 Page  memo037
那日李氏是合小的母親吵嚷來小的沒合陳
文現吵嚷陳文現合小的原是好的審問李氏
這杜懷亮殺死你丈夫原是因與你通姦情濃
你搬出去不得合你往來纔將你丈夫殺死如
今杜懷亮已供認明白了你快將實情説來又
供杜懷亮既供認明了小的也不敢辯了實説 Page  memo038
就是了小的同丈夫陳文現于康熙三十一年
間搬到杜懷亮家住後來丈夫給庄西頭魏家
做活去農忙時候不回家來睡覺三十一年八
月内做枣的時候不記得日子晚上丈夫沒囘
家來有一更天小的往杜懷亮家屋裡掏火去
杜懷亮見傍邊沒有人就拉着小的要行姦小 Page  memo039
的掙不脫被他姦了以後時常通姦不料被他
母親看破了今年五月初六日杜懷亮因他老
婆沒做出飯來打了他老婆兩下子他母親就
說是小的唆挑的在後邊讓駡淫婦忘八的一
[些]話小的聽見氣不過合他吵嚷了幾句被孫二
臣媳婦勸散了晚上丈夫來家聽説吵嚷打了 Page  memo040
小的一頓小的無顔在他家住呌丈夫另尋房
子搬了罷丈夫就尋了他主人家一座房子初
七日早晨就搬往魏家去了到六月初四日晚
上小的發瘧子睡覺丈夫喂飽了牲口往外走
着說要往杜懷亮家吃酒去小的就合孩子睡
了不知杜懷亮怎麽將小的丈夫殺死了又問 Page  memo041
你與杜懷亮通姦三年你搬去後他就將你丈
夫殺死明是你因與杜懷亮往來不便同謀殺
死你丈夫了還有何説呢又供杜懷亮殺死小
的丈夫小的不知情並沒有合杜懷亮同謀的
事又問據杜懷亮說思念你的情義要合你往
來他若不合你商謀停當怎麽殺了你丈夫又 Page  memo042
肯把自己老婆殺死你說不知情的話怎麽狡
辯的去呢不實説就要刑審你了又供當日小
的一時失了主意被他姦了自從搬開另住就
追悔無反怎麽還肯與他往來且是小的合丈
夫十來年的夫妻見今生有子女是極有情義
的斷不肯呌人殺死他如今小的見告杜懷亮 Page  memo043
殺死丈夫杜懷亮是恨極的了小的若係知情
杜懷亮豈有不供出來的只求詳情又問你若
不知情杜懷亮殺死你丈夫就該當時告狀為
何待兩三日纔告狀呢又供小的是個孤身女
人那時又發瘧疾上來告狀老爺就下鄉騐死
去了因走錯了路沒有迎着故此到第三日纔 Page  memo044
告狀的又問你與杜懷亮通姦你丈夫知道不
知道呢又供小的丈夫夜裡多不回家他並不
知道審問杜文武你兒子杜懷亮是為甚麽把
陳文現和他老婆張氏殺死從實説來據供小
的在後邊住杜懷亮在前邊住今年六月初四
日夜間約有二更天杜懷亮呌起小的來説他 Page  memo045
將陳文現合他老婆殺死了小的喊呌起杜維
元來對他說了到天明稟報了小的並不知是
為甚麽殺死的又問杜懷亮與李氏有姦你知
道麽又供杜懷亮原同陳文現夫妻在前邊一
個院住陳文現在他主人家過夜不回家的日
子多小的不知道他兩個有姦沒姦又問五月 Page  memo046
初六日你老婆為甚麽事合李氏吵嚷來呢又
供五月初六日小的老婆因杜懷亮打他老婆
打了杜懷亮兩下子嘴裡稍帶着李氏駡李氏
就走到後邊撞頭吵嚷被隣人勸開了第二日
李氏就搬去了等情各供在案據此該聊城縣
知縣金應斗看得杜懷亮乃窮兇極惡之徒也 Page  memo047
懷亮與陳文現同居一院文現傭工於外晝夜
不歸懷亮于康熙三十一年八月内遂與文現
妻李氏通姦已經三載有餘不意被亮母覷破
于三十四年五月初六日因事嚷駡李氏不能
安其身于初七日遷移他處懷亮不能朝夕傳
情慾心從此而熾矣迨至六月初四日懷亮邀 Page  memo048
文現飲酒文現因傭工於人應允晚間共飲懷
亮即起兇謀預藏斧于屋内待至夜靜文現始
來懷亮讓進屋内取火吃烟乘其昏醉隨取斧
照文現致命偏左脊背左右等處亂砍以致文
現頃刻殞命復將伊妻張氏一併斧砍立斃又
將文現所穿之褲卸下捏作姦所登時殺死姦 Page  memo049
夫姦婦情由縣報希圖掩罪卑職審據懷亮供
稱在當院睡覺聽見屋裡兩人説話等語以爲
文現既見親夫睡臥當院斷無排闥登床更復
語言刺刺之理反覆推究懷亮知情不能掩始
將謀殺情由歷歷供認傷真証確律以謀殺斬
抵百啄奚辭李氏雖不知情但因與伊通姦釀 Page  memo050
成之禍依律擬絞洵不爲枉餘審無干相應省
釋合具招觧伏候審奪等情具招連人呈觧到
府該東昌府知府候居廣逐一研訊除審各犯
口供俱與縣審相同無庸重敍外看得杜懷亮
殺死陳文現並伊妻張氏一案緣文現于康熙
三十一年間攜妻李氏移居懷亮之家文現在 Page  memo051
外傭工晝夜不歸于三十一年八月内懷亮乘
李氏更深之際入室取火隨與通姦至今已三
載餘矣後被懷亮之母看破形踪于三十四年
五月初六日因事嚷駡李氏無顔在彼存住即
于次日同夫遷居他所懷亮情難自已至六月
初四日邀氏夫文現飲酒文現因傭工于人應 Page  memo052
以晚間同飲懷亮殺機頓起藏斧室内候至夜
靜文現始來懷亮迎之進屋取火吃烟文現正
在昏醉之際而懷亮隨持斧照文現致命偏左
等處連砍當即殞命又將伊妻張氏一併砍死
復卸下文現所穿之褲捏作姦妻被殺希圖掩
罪心兇計狡無逾於此該縣檢報之後究其出 Page  memo053
入情形懷亮始將謀殺真情直供不諱卑府覆
訊無異杜懷亮合依謀殺人律擬斬不枉李氏
雖不知懷亮謀殺伊夫情由但與懷亮通姦致
起禍端合依姦夫自殺其夫者姦婦雖不知情
絞律應擬絞監候杜文武審係無干先行省釋
合併聲明俱招呈觧伏候審奪等情具招呈觧 Page  memo054
到司該本司按察使蘇昌臣逐一研訊審問杜
懷亮你與陳文現怎麽同住怎麽與李氏通姦
後來陳文現怎麽搬出去將情由說來據供小
的與陳文現原是熟識康熙三十一年間陳文
現合李氏搬在小的家西屋裡住着陳文現給
魏寡婦家做活農忙時候不多囘家來睡覺三 Page  memo055
十一年八月内做枣的時候不記得日子陳文
現沒囘家來有一更天李氏往小的屋裡掏火
去小的見旁邊沒有人拉着他要行姦他就依
從了是在枣炕上姦的往後或在他屋裡或在
小的屋裡也記不得遭數了去年五月初六日
晌午小的從坡裡割了麥子來家小的老婆又 Page  memo056
沒做出飯來小的把老婆打了幾下小的娘見
小的打老婆就趕着打小的說李氏唆挑小的
來淫婦忘八的駡李氏聽見吵嚷起來孫二臣
的媳婦和杜維元來勸散了後陳文現來家打
了李氏一頓到初七日早晨陳文現要搬小的
呌孫二臣去留他等收割完了搬罷李氏説還 Page  memo057
有甚麽臉靣在這裡住堅執搬去了又問李氏
搬去後你曾往他家裡走動麽又供李氏搬去
後小的再沒得往他家去又問你怎麽起意把
陳文現殺死又把你妻同殺死呢又供李氏搬
去不得合他往來時常想念到六月初四日小
的邀陳文現吃酒陳文現説白日不得閑晚上 Page  memo058
我喂飽了牲口往你家裡吃去罷那是小的思
量合他老婆的情義他如今搬了去要合他老
婆往來又不能勾不如趂他晚上來吃酒只説
他來姦小的老婆連小的瘸老婆一齊殺了好
尋他老婆主意定了到家把一把斧子拿在屋
裡放着將到了二更時候陳文現披着襖來找 Page  memo059
小的小的讓他進屋去在板凳上坐下給他烟
吃他吃的醉昏昏的小的就拿起斧子來照他
頭上一斧他哎喲了一聲跌倒了小的又把他
肩上脊背左右亂砍了幾斧他就死了小的老
婆在炕上睡覺隨即連老婆一頓斧砍死了小
的老子娘在後邊住殺死了好一會終去呌起 Page  memo060
老子來對老子說陳文現在偺家住了三四年
如今還來按我的頭姦我的老婆我把他殺了
連老婆也殺了要赴縣投首去小的老子呌起
隣佑杜維元來對他說了他說不妨你去赴縣
投首就是了第二日地方隣佑都遞了手本小
的也遞了首狀又問你既是殺死陳文現爲何 Page  memo061
又將你老婆張氏殺死你砍張氏幾處傷呢又
供小的合李氏有姦要常往來將他丈夫陳文
現殺死恐怕問死罪因老婆是瘸子又醜就連
老婆殺死好賴着殺死姦夫姦婦希圖脫罪的
意思那時慌慌忙忙的砍他咽喉胳膊左肋手
腕等處也記不得真了又問你殺陳文現時你 Page  memo062
老婆難道就沒喊呌麽又供那時小的老婆在
炕上要喊呌小的說你若喊呌連你都殺了他
就沒敢喊呌是真又問你殺死陳文現合李氏
商量過麽又供小的殺死陳文現原是小的自
己做的事並沒合李氏商議他並不知情天日在
上冤不得他又問你若沒合他商議怎麽尋他 Page  memo063
作老婆呢又供小的將他丈夫殺死他若嫁人
小的好尋他作老婆又問李氏既是與你們吵
嚷搬了出去六月初四日你邀陳文現吃酒他
怎麽肯來呢又供陳文現平日與小的原是好
的從前是李氏與小的娘吵嚷小的沒有與陳
文現吵嚷雖是搬了去仍舊好的陳文現所以 Page  memo064
來的又問陳文現既是來你家吃酒自然是穿
着衣服的爲何相騐時陳文現又是赤着身子
的呢又供陳文現原披襖穿褲的那襖是吃烟
時他自家放在板凳上的那褲子是小的砍死
他想要賴他姦小的老婆纔將他褲子退下來
的又問你與李氏通姦陳文現知道不知道呢 Page  memo065
又供陳文現給魏家做活不囘家的日子多他
縂不知道審問杜維元這杜懷亮是你什麽人
他怎麽將陳文現殺死你是隣佑從實説來據
供杜懷亮是小的族叔小的是他西隣中間還
隔着一塊空地陳文現合李氏在杜懷亮家西
室裡住自去年五月間李氏因與杜懷亮的母 Page  memo066
親吵鬧了一場李氏夫妻就搬去別處住了到
六月初四日晚上約有二更天聽的杜文武喊
呌説杜懷亮殺了人了小的到他家去看杜懷
亮說是陳文現來姦他媳婦子在屋裡把陳文
現合他媳婦子都殺了那時小的恐怕他跑了
就安慰他說既是他來姦你媳婦子殺死他不 Page  memo067
妨等天明偺們去報官就是了到天明就一同
赴縣稟報了又問你既是緊隣他們又無姦情
豈有個不曉得的麽又供杜懷亮的媳婦子爲
人極老實就是陳文現平日也是極老實的並
沒聼說他兩個有不正經的事不知怎麽杜懷
亮將他殺死了又問杜懷亮合李氏通姦這事 Page  memo068
可是真麽又供李氏合杜懷亮同院居住通姦
的事小的不曉得審問孫二臣你也是杜懷
亮家隣佑麽杜懷亮如何合李氏有姦怎麽將
陳文現連他老婆張氏殺死將情由説來據供
李氏合杜懷亮同院居住他合李氏有姦沒姦
小的原不知道去年五月初六日晌午杜懷亮因 Page  memo069
他老婆沒做出飯來把老婆打了幾下杜懷亮
的母親說是李氏挑的是非牽扯着駡了幾句李
氏就合杜懷亮母親吵嚷起來當被小的老
婆勸散了到第二日早晨李氏說沒顔面住着
要同丈夫搬往別處住去杜懷亮呌小的留他
小的留他不住陳文現夫妻就搬到魏寡婦家 Page  memo070
去了這是小的知道的至於後來杜懷亮如何
殺死陳文現並張氏的情由小的並不曉得審
問李氏你是何年月日合杜懷亮有姦杜懷亮
怎麽將你丈夫陳文現殺死從實説來據供康
熙三十一年間小的同丈夫陳文現搬在杜懷
亮家西屋裡住到八月内丈夫在人家做工不 Page  memo071
曾囘來晚上小的往他屋裡掏火去杜懷亮見
傍邊沒有人就扯着小的要行姦小的脫身不
得就被他姦了以後時常通姦是真不料被他
母親看破了去年五月初六日晌午杜懷亮因
他老婆沒做出飯來兩口子打起來杜懷亮母
親說是小的搬的是非口裡不乾不淨的駡着 Page  memo072
小的與他閙了一場晚上丈夫囘來知道吵鬧
把小的大了一頓小的因沒臉靣住着第二日
就同丈夫搬往別處住去了以後與杜懷亮並
不往來見靣已是拒絕的了去年六月初四日
晚上小的發瘧疾睡着丈夫喂飽牲口往外走
着說要往杜懷亮家吃酒去哩小的就合孩子 Page  memo073
睡了不知杜懷亮怎麽將小的丈夫殺死了只
求替小的丈夫伸冤又問明是你與杜懷亮因
不能往來通姦故此商謀將你丈夫殺死你怎
麽說得並不知情況且杜懷亮明明説思量你
的情義要合你往來的話若沒有與你商謀停
當他爲甚麽肯把自己的老婆一併殺了呢又 Page  memo074
供小的從前一時沒主意與他通姦自從與他
娘閙過搬開了小的羞愧不過至今追悔怎麽
還想與他做這事若說情義小的與丈夫是十
來年的夫妻生有兒女難道倒沒情義肯呌別
人殺死他麽若是小的知情就該替杜懷亮隱
瞞了如何還肯告他如今小的現告杜懷亮殺 Page  memo075
死丈夫杜懷亮是恨極了的若有知情的事杜
懷亮豈有不供出來的麽只求詳情又問杜懷
亮殺了你丈夫你就該當時伸冤如何直到第
三日纔告狀呢又供小的是個孤身女人那時
又發瘧疾兒子又小誰替小的做主及至到得
縣裡告狀去縣官又下來騐屍了走錯了路沒 Page  memo076
迎着故此直到第三日纔告的狀又問你與杜
懷亮通姦你丈夫知道麽又供小的與杜懷亮
通姦丈夫並不知道等情各供吐在案據此該
本司按察使蘇昌臣審看得聊城縣兇犯杜懷亮
之殺死陳文現並杜懷亮之妻張氏也緣文現於
康熙三十一年間攜妻李氏至杜懷亮之家同居 Page  memo077
一院文現傭工於外日夜不歸懷亮隨與李氏
通姦迨後漸爲懷亮之母所覺康熙三十四年
五月初六日因事詬詈李氏懷慚即于次日同
夫文現搬移另住自此不相往來已成陌路矣
至六月初四日懷亮邀文現飲酒文現因僱工
于人應以昏晚赴飲懷亮兇謀頓發乃于是夜 Page  memo078
乘文現來家飲酒延至入室坐未移時舉斧亂
砍致文現登時殞命又將伊妻張氏並斃斧下
隨捏姦妻致殺以圖卸罪正在疑似之際而李
氏夫命之控己隨其後矣歷經研審杜懷亮自
認殺死陳文現並張氏皆出己謀李氏並不知
情杜懷亮按以謀殺人造意之律一斬不枉李 Page  memo079
氏雖不知情應照律擬絞但文現被殺之後李
氏隨赴官控告求抵夫命不以私情而掩大仇
其情殊有可矜且事犯康熙三十四年十二月
十七日
赦前李氏相應免罪餘審無干均應釋解合具招呈
伏候本院親審核 Page  memo080
取問罪犯李氏年二十六嵗招同議得杜懷亮
等各所犯杜懷亮合依謀殺人造意者斬律應
擬斬監候秋後處決李氏合依姦夫自殺其夫
者姦婦雖不知情絞律應擬絞監候秋後處決
查李氏所犯事在康熙三十四年十二月十七
Page  memo081
恩赦以前相應援免供明杜維元等各省放寧家合
具招呈具題
允日施行照出杜懷亮斬罪監候秋後處決李氏絞
罪遇
赦援免杜懷亮名下起獲兇斧一把貯庫偹照其檢
明已死陳文現張氏身屍二軀責令各家屍親 Page  memo082
領埋候部文到日取屍親領狀繳報餘無照等
因招觧到臣親審各把口供相同無庸重敍外
該臣看得杜懷亮殺死陳文現並伊妻張氏一
案令據按察使蘇昌臣審擬招觧經臣親鞫緣
文現於康熙三十一年間攜妻李氏至懷亮家
同住一院文現傭工於外日夜不歸懷亮隨與 Page  memo083
李氏通姦迨後漸爲懷亮之母知覺康熙三十
四年五月初六日因事詬詈李氏懷慚即于次
日同夫搬移另住至六月初四日懷亮邀文現
飲酒現因僱工於人應允昏夜赴飲于是懷亮
夜乘文現來家飲酒延至入室舉斧亂砍以致
文現登時殞命又將伊妻張氏並斃斧下捏作 Page  memo084
姦妻被殺情形以圖卸罪當經李氏告發歷審
傷真供確杜懷亮合依謀殺人造意者斬律應
擬斬監候秋後處決李氏雖不知情但與懷亮
通姦釀禍律亦應絞但文現被殺之後李氏隨
而控告求抵夫命情有可原且事在
赦前相應援免餘審無干均應省釋既據該司招呈 Page  memo085
前來理合具
再照臣到任後例應寬限并臣兩次公出赴京
及年終封印各日期尚未逾限合并聲明伏祈
勅下三法司核覆施行等因康熙叁拾伍年肆月拾
捌日題叁拾日奉
旨三法司核擬具奏欽遵於伍月初壹日抄出 Page  memo086
到部


該臣等會同都察院大理寺會看得杜懷亮
謀殺陳文現等一案據山東巡撫楊廷耀審
擬斬絞分別援
赦具題前來查杜懷亮與陳文現之妻李氏通姦爲 Page  memo087
懷亮之母知覺李氏慚愧同伊夫搬移另住杜懷亮
因不能行姦頓起兇謀於康熙叁拾肆年陸月初肆日
夜將文現誘至伊家誣捏姦淫伊妻遂持斧將文現併
伊妻張氏俱各砍死該撫歷審自認情真杜懷亮合
依凡謀殺人造意者斬監候律應擬斬監候秋
後處決陳文現之妻李氏雖不知杜懷亮殺 Page  memo088
死伊夫之情但與懷亮通姦致夫被殺李氏應照
姦夫自殺其夫姦婦雖然不知情絞監候律應擬絞
但李氏罪在康熙叁拾肆年拾貳月拾柒日
赦前後相應免罪

臣等未敢擅便謹題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