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為拐殺男命事
Page  memo001

議政大臣刑部等衙門尚書加一級紀錄七次 臣 德明 等謹


題為拐殺男命事

刑科抄出原任廣東巡撫楊文
乾題前事内開據署理廣東按察使司印務駐
劄廣州府陞任尹繼善詳稱据惠州府奉133877
府張象乾詳據署興寕縣事廣州府順德縣縣
丞周于乂招呈一問得一名陳元爵年二十九歲 Page  memo002
係惠州府興寕縣人状招元爵賦性132235險㒺識
法紀與先存續被拐謀致死之幼童羅耀生係
疎房甥舅同居縣城徃來無怨縁耀生之在官
父羅宗義於雍正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曾令元爵
同男耀生徃潘姓討錢途遇取供後病故之拐
棍陳彩玉面至江西彩玉見耀生伶俐遂與元 Page  memo003
爵密言像此孩童可賣得數金語畢而㪚至
十月初一日元爵彩玉又於西門城外與熟識
之在官李世廣相遇坐談彩玉就不合起意商
量即令元爵拐誘耀生賣銀分用比元爵世廣
各亦不合允從至初四日下午耀生閒站巷口
元爵誘其同徃討錢耀生誤信跟行至十字街 Page  memo004
遇彩玉之在官男陳三子元爵給錢買菓與耀
生共食先徃西門城外等候元爵即通知彩玉
一同出城帶耀生至家途遇李世廣齊到彩玉
家中偹飯共食之後即欲徃江西販賣維時羅
宗義14199男不見知被拐誘登於在官親舅陳140060
生分頭遍訪鳴鑼155827緝彩玉等難帶耀生出境 Page  memo005
釋囬又慮敗露彩玉又不合頓起殺機商知元
爵等将燿生致死滅口延至傍晚耀生啼哭哄
送囬家令李世廣扶帶前行彩玉等隨後至竹
子萊嶺下比陳三子亦不合聼父主令上山瞭
望無人比李世廣又不合先用兩手揢住耀生
項頸咽喉仆地元爵又不合用膝頭壓住耀生 Page  memo006
左腰眼手按右後肋彩玉又不合拿住耀生两
脚登時畢命彩玉乘便扭脫燿生頸項銀圈併
藍布衫一件世廣背屍河邉三人共理潜散次早
羅宗義陳140060生探知元爵彩玉拐誘情由時縣
公出宗義禀捕具詳批囬拘訊典史押候勒追
初八日李世廣153440探消息彩玉恐屍埋淺露密 Page  memo007
令世廣挖丟㓕跡世廣聽從於初十晚挖屍棄
河十一日流至城外南濟橋下有在官黃俊達
報知羅宗義認明身屍撈起控縣騐訊拘集犯
証歷審各功招証案奉批據卑署縣周于乂申
詳雍正五年十月十一日據羅宗義狀告前事
稱切蟻次男羅耀生本月初四日137754遭拐棍陳 Page  memo008
彩玉陳元爵拐去幸同妻舅陳廷生查確初五
日經蟻稟捕申報[蒙]䑓批囬拘訊陳彩玉等自
認拐誘倂供黨李世廣等勒限帶出在案詎至
十一日未牌時分有黃俊達報稱南濟橋河邊
浮有孩子屍首登即奔看認屬蟻男將屍撈起
登投保長梁140060任騐據切男被棍拐復遭活殺 Page  memo009
有此132235[慘]律法難容號乞騐詳迅就陳彩玉等
究拐究抵生死啣結等情連開陳彩玉陳元爵
拐殺人現押在捕陳三子李世廣俱供開拐黨
同活殺人陳140060生黃俊達俱干証在狀到縣據
此隨查先據本縣典史劉印昌申稱雍正五年
十月初五日據羅宗義稟為積棍拐男乞詳拘 Page  memo010
究事稱蟻有次男羅耀生年方十歲本月初四
日午後久出不歸恐被拐匿登即報同妻舅陳
140060生四路攔截復又沿街鳴鑼尋覓無蹤查有
拐棍陳彩玉陳元爵隨徃來探問經彩妻稱男昨
日曾到伊家即同陳元爵出去尋獲向問各願
跟尋男被棍拐情實事確玆值縣爺公出勢着 Page  memo011
稟乞賜詳拘究追出蟻男給領等情到職據此
理合據情轉詳等由奉批拘訊遵即拘到陳彩
玉陳元爵訊供各認拐誘不諱同黨李世廣陳
三子拐徃江西售賣等語除將陳彩玉等現在
勒限趕囬羅耀生送出給領併俟拘齊供黨一
併觧赴究處等由在案玆據前情隨即吊到拐 Page  memo012
犯陳彩玉等併帶仵作屍親人等親詣屍所著
令仵作陳松生如法相騐據報騐得已死羅耀
生身死量長三尺三寸問生年十歲仰面白色
两眼閉口開两鼻竅血出右耳竅血出兩手掌
两腳掌俱浮皮乾白十手指甲縫無沙泥肚皮
不甚脹仰面咽喉一手揢傷橫長五寸寬六分 Page  memo013
青黑色合面項頸一手揢傷橫長五寸寬六分
青黑色左腰眼一膝頭壓傷濶一寸長一寸三
分青黑色右後肋一手按傷有指痕青黑色餘
無別傷復經卑職親騐無異當場填註屍圖屍
令偹棺收殮停頓看守取有仵作結狀存案隨
將屍親拐犯帶囬訊據羅宗義供那陳彩玉是 Page  memo014
小的妻族叔丈陳元爵是踈房的妻舅平日都
會拐賣人口陳元爵又常到小的家與兒子羅
耀生熟識初四日下午小的兒子羅耀生徃街
去玩耍不見囬家想係被人拐去小的就去報
知舅子陳140060生分頭著人四路查緝又沿街打
鑼遍尋並無踪跡次早同到陳彩玉家去查問 Page  memo015
彩玉不在家裡他的老婆說昨日有一孩子到
來一會就同陳元爵去了這話138038着陳彩玉陳
元爵言語支吾願與小的把兒子138038囬時值爺
䑓公出小的隨去捕爺處稟報拘到陳彩玉陳
元爵據認誘拐小的兒子羅耀生同夥李世廣
陳三子帶徃江西去賣這話不知他們如何又 Page  memo016
把兒子打死十一日有黃俊達來報小的說南
濟橋河下浮有一孩子身屍小的忙走去看認
明是小的兒子耀生的身屍今[蒙]驗明乞求拘
齊各拐黨究明誘拐打死兒子實情伸冤就沾
恩了問據陳彩玉供小的實説了罷因九月二
十八日小的在江右囬來遇着姪子陳元爵帶 Page  memo017
着羅耀生行走小的見耀生生得伶俐乖巧若
帶到江西去可賣得幾兩銀子到本月初一日
在西門外又遇着陳元爵與李世廣在基邊同
坐講起窮苦小的因想拐耀生去賣對他們說
知呌元爵設計去拐誘初四日午後元爵來對
小的說羅耀生已拐來了同你兒子三子現在 Page  memo018
西門城外小的就同元爵去引着耀生至小的
家半路上撞遇李世廣走來就一齊囬到小的
家裡食了飯正要帶徃江西去賣聞得羅宗義
們四處138038覓得緊帶不出去要放他囬家又怕
他說出小的們名字伊父要告究小的一時錯
念對元爵們說如今沒奈何了不若傍晚時候 Page  memo019
帶他到河邊弄死滅了跡罷他們允了到傍晚
時候就哄羅耀生說帶他囬家呌世廣同他先
行小的們隨後走到竹子萊嶺下河唇呌小的
兒子陳三子走上山去瞭望無人李世廣先把
耀生咽喉兩手揢住壓在地下陳元爵用膝跪
住他腰裡用手按住他右後肋耀生把兩腳亂 Page  memo020
翻小的捉住他腳不久就死了小的隨手取下
耀生頸上帶的銀圈又剝他藍布衫一件李世
廣忙將死屍背到河傍大家把屍埋在泥裡各
散囬家小的將銀圈秤過重一兩零六分次早
拿去大龍田墟上換與不識姓名的人得錢七
百六十文這藍布衫交兒子陳三子拿去賣了 Page  memo021
得錢四十六文小的一總用了初八日被捕爺
把小的們差拿押候那晚李世廣來探消息小
的因想羅耀生的屍埋在河邊怕那晚慌忙埋
得不好被人知覺呌李世廣挖起丟水衝徃別
處就好滅跡不想水流不去浮在南濟橋下是
實問據陳元爵供與陳彩玉供同在卷據此除 Page  memo022
將陳彩玉等監候拘齊犯証到案礭審拐誘致
死各實情律擬招觧外事干人命合先通詳緣
由詳奉批司行府仰縣提犯礭審招觧等因奉
此又經差役催拘去後隨據拘獲李世廣陳三
子二名到縣復將獲到情由具報在案有犯陳
彩玉身染疸病醫治不痊於雍正六年正月十 Page  memo023
二日辰時在監病故當經卑職親詣騐明果係
因病身死並無別故俻具屍圖各結併訊禁卒
戴元並無凌虐情弊繳報在案隨即喚集屍親
証佐吊出現犯當堂隔別研審問羅宗義你兒
子羅耀生當日如何被陳彩玉等拐去把來致
死你怎麽知道是陳彩玉等指名稟報你與陳 Page  memo024
彩玉等平日有無讐怨呢供小的在縣城内北
街住這陳彩玉係小的妻族叔丈陳元爵是小
的踈房妻舅那陳元爵小的常託他去催取租
穀欠賬各項上年九月二十八日曾呌他同小
的兒子耀生去潘姓取錢小的待他還好並無
嫌怨不知他們十月初四日如何就把小的兒 Page  memo025
子耀生拐去打死那日午後兒子去街上玩耍
不見囬家怕被人拐了小的就去報知妻舅陳
140060生分頭呌人四路攔截查緝又沿河打鑼遍
138038並無蹤跡因想陳彩玉陳元爵平日都不是
好人次早同舅子陳140060生到陳彩玉家去查問
他的妻子說昨日有一孩子曾到家來一會就 Page  memo026
同陳元爵去了這話138038着陳彩玉陳元爵問他
言語支吾願與小的138038囬兒子小的隨赴捕爺
稟報拘到陳彩玉們據認拐誘小的兒子羅耀
生同夥是李世廣陳三子經捕爺責限取出不
想到十一日那黃俊達來報小的說南濟橋河
下浮有孩子屍首小的忙走去看認是兒子屍 Page  memo027
首纔撈起來稟騐的乞求嚴審陳元爵們與兒
子伸137754就沾恩了又問你兒子羅耀生被拐去
時身上帶有什物沒有共穿衣服幾件呢又供
小的兒子頸上原帶有銀圈一副共穿藍布衣
服兩件外面一件是新的撈獲屍首時這頸圈
不見了身上只剩裡面舊藍衫一件又問這頸 Page  memo028
項銀圈約有多少重呢供約有一兩餘重實在
數目日久記不得了問陳140060生這羅宗義的兒
子羅耀生是你外甥麽他被陳彩玉們拐去弄
死你怎麽知道就同羅宗義去向他們查問那
陳彩玉們是你什麽人呢把情由供來那供死
的羅耀生是小的親外甥上年十月初四晚妹 Page  memo029
夫羅宗義到小的家說耀生午後出街不見囬
家必係被人拐去了小的就同妹夫分頭呌人四
路去攔截查緝又沿河打鑼138038覓不見蹤跡那
陳彩玉是小的族叔陳元爵是族内兄弟他們
平日是個會拐帶人口的小的次早就同妹夫
宗義到陳彩玉家去查問彩玉不在家裡嬸子 Page  memo030
說昨日午後有一個孩子到來一會就同陳元
爵去了後138038着陳彩玉與陳元爵問他言語支
吾應承願去138038囬耀生去了妹夫隨去捕街處
稟報拘訊陳彩玉陳元爵各認拐誘外甥羅耀
生捕爺把他們押着勒限取出不知他們如何
先把外甥弄死屍首丟在河裡十一日那黃俊 Page  memo031
達報知妹夫去看認明身屍就來稟騐的問黃
俊達那耀生身屍浮在南濟橋河裡是你看見
報與羅宗義的麽你當日怎麽知道這屍就是
羅耀生去報知他父親呢供小的在縣城北街
與羅宗義附近居住上年十月十一日在南濟
橋經過聼見人說河邊浮有一個孩死屍這話 Page  memo032
小的因見宗義失了兒子羅耀生尚未138038獲報
知宗義去看不想就是他兒子羅耀生的屍首
他就撈起來稟騐的問梁140060任你是保長麽那
羅宗義兒子羅燿生的身屍你曾騐了麽那羅耀
生當日如何被人打死把屍丟在南濟橋河下
呢你可知道麽供來供小的是保長那羅宗義 Page  memo033
的兒子耀生上年十月初四日被人拐去後捕
爺拿獲陳彩玉們供認拐誘李世廣們帶徃江
西去賣責限追取到十一日羅宗義來[投]小的
說兒子耀生被拐棍陳彩玉們不知如何弄死
屍首浮在南濟橋河裡有黃俊達報知去看已
經撈起這話小的隨同他去看果係他的兒子 Page  memo034
羅耀生身屍是否陳彩玉們拐去打死小的不
知道乞嚴審陳元爵們就明白了問陳元爵你
是那裡人今年多少年紀了與羅宗義有何讐
恨上年十月裡如何把他兒子羅耀生拐去打
死呢當日誰先起意商量同夥幾人如何拐誘
藏匿何處後又如何將他致死用何132235器誰人 Page  memo035
先後下手傷他何處幾時身死剝取他什物多
少誰人將屍丟棄逐一從實招來免得動刑供
小的係縣城北門外住的人今年二十九歲了
羅宗義是小的族内的妹夫與他沒有讐怨平
日常替他催取欠賬上年九月二十八日羅宗
義呌小的同他兒子羅耀生去西門潘家催討 Page  memo036
欠錢遇着叔子陳彩玉在江西囬來問他生意
的事叔子說生意清淡不過因見羅耀生伶俐
乖巧對小的暗説若有這樣好的孩子可賣得
幾兩銀子這話就各人去了到十月初一日在
西門城外又遇着叔子彩玉與熟識的李世廣
同在基邊坐着閒講窮苦叔子彩玉就說前日 Page  memo037
同你走的這羅耀生何不設個計策拐來賣幾
兩銀子大家分用濟急也好小的錯念應允到
初四日下午時候小的在羅宗義巷口經過見
耀生站在那裡小的哄他說你父親呌我同你
又去潘家取錢這話那耀生就跟着走到十字
街遇見彩玉的兒子陳三子問知彩玉現在城 Page  memo038
裡小的把錢三文與三子同耀生買菓子食呌
他們到西門城外等候小的138038着彩玉一同出
城引着陳三子羅耀生都囬彩玉家去到半路
又遇着李世廣就大家同到彩玉家裡彩玉留
吃了飯正要帶了耀生就徃江西去賣只聼得
羅宗義同他舅子陳140060生沿街打鑼找138038四處 Page  memo039
路口着人查緝彩玉說如今怎樣帶他出去若
放囬家又怕說出我們名字來就不好了如今
沒奈何不若傍晚時候帶到河邊去把他弄死
滅了口罷各人依允到了將黑時候這羅耀生
又哭起來説要囬去衆人就哄說帶他囬家彩
玉呌李世廣扶着耀生肩甲先行小的們在後 Page  memo040
邊跟着走到竹子萊嶺下曠野處所彩玉呌陳
三子上山瞭望用手一搖說知無人李世廣就
用雙手揢住耀生的項頸咽喉壓倒地下小的
用膝頭壓着耀生腰眼把手按住他右後肋彩
玉拿住他兩腳那耀生不久就死了彩玉乘機
把他頸上帶的銀圈除了又剝他穿得上面藍 Page  memo041
布衫一件李世廣把屍背到河邊大家挖開爛
泥埋藏各人就走囬去了羅宗義們次早來查
問小的們推説不知待我們替你去138038囬這話
羅宗義就去捕爺處稟報把小的與陳彩玉拿
去審問認了拐帶捕爺責限追取耀生因初八
晚捕爺捉小的們去押着候審時李世廣來問 Page  memo042
消息彩玉密說耀生的屍埋在河邊恐怕那晚
慌忙埋得淺露出被人知覺不便呌世廣挖起
丟下河裡衝徃別處滅跡世廣把屍挖丟下河
不想水流不去浮在南濟橋下被羅宗義認着
了當日同謀拐賣是彩玉同小的與李世廣三
人這陳三子是後來纔知道的問李世廣你是 Page  memo043
何處人有多少年紀了平日與羅宗義有何讐
怨上年十月裡爲何把他兒子羅耀生拐去打
死呢當日誰先起意何處商量同夥共幾人如
何拐誘窩藏何處後又如何打死用何132235器誰
人先後下手打傷他何處幾時身死剝取他什
麽衣物誰把屍首丟棄呢逐一從實供來供小 Page  memo044
的係在縣城北門外住今年二十七歲平日與
羅宗義並不相識沒有讐怨因上年十月初一
日小的在西門外基邊遇着熟識相好的陳彩
玉陳元爵三人同坐閒談說起窮苦陳彩玉就
對陳元爵說前日同你走的羅耀生何不設個
計策拐來大家賣些銀子救急也好元爵應允 Page  memo045
到初四日下午小的在蓆草田邊囬家遇着陳
彩玉陳元爵又見彩玉的兒子陳三子帶了一
個孩子同走陳元爵對小的說這個就是羅耀
生了小的跟同他們走到陳彩玉家裡原想吃
了飯拐到江西去賣因聞得耀生的父親羅宗
義同舅子陳140060生分頭遍處打鑼找138038四路攔 Page  memo046
截得緊這耀生帶不得出去賣若放他囬去又
怕說出眾人名字就不好了彩玉起意説沒奈
何了不若到將黑時候帶到河邊弄死滅了跡
罷等到天將黑時耀生啼哭要囬家去彩玉就
哄耀生說帶他囬家呌小的扶着耀生肩甲先
行好走得快些彩玉們在後跟來到竹子萊嶺下 Page  memo047
曠野處所彩玉呌陳三子上山瞭望用手一搖說
知無人小的就雙手揢住耀生頸項咽喉壓倒地
下陳元爵趕來用膝頭壓住耀生腰眼用手按住
他右後肋陳彩玉拿住他雙腳不久那耀生就死
了彩玉乘便把耀生頸上帶的銀圈除下又剥他
外面藍布衫一件小的把屍首背到河邊大家挖 Page  memo048
開爛泥埋藏各走囬家後羅宗義在捕爺告陳彩
玉們拐帶初八日捉去押着候審小的去問他消
息陳彩玉密對小的說若審我們止認拐帶只是
那晚埋屍恐怕慌忙埋得淺露出屍來被人知覺
呌小的去把屍挖起丟下河裡順水衝去便好滅
跡初十晚黑夜時候小的把挑竿去挖起屍首丟 Page  memo049
在河裡不想水不溜竟流不去浮在南濟橋下
河邊被他父親認着的問陳三子你是何處人
有多少年紀了上年十月裡你們如何把羅宗
義的兒子羅耀生拐誘致死呢當日誰先起意
在何處商量共夥幾人如何拐誘藏在何處後
又如何弄死用何132235器誰人先後下手傷他何 Page  memo050
處誰人將屍丟棄剝得什物多少逐一從實招
來供小的父親是陳彩玉係縣城西門外人小
的今年十五歲了哥子陳元爵們與小的父親
起初如何起意商量拐羅宗義的兒子羅耀生
小的不知道上年十月初四日下午時候小的
同父親進城後在十字街上玩耍陳元爵帶着 Page  memo051
羅耀生看見小的問知父親在城就呌小的同
耀生去西門外等他把錢三文給小的買菓與
耀生食小的買了兩個錢粉果又買一個錢番
豆同耀生食了出到西門外等他後陳元爵同
父親陳彩玉出來引耀生囬小的家去到半路
遇着李世廣齊到小的家裡收拾飯吃他們原 Page  memo052
想拐耀生帶徃江西去賣因聞他父親們打鑼
138038覓四處路口攔截跟查得緊他們說帶不得
出去賣了若放他囬去又恐他說出衆人名字
大家都不好原是小的父親說沒奈何了不如
到將黑時候帶他到河邊去弄死滅了跡罷到
挨黑時候耀生啼哭要囬去父親哄說送他囬 Page  memo053
家就呌李世廣扶着耀生先行父親同元爵并
小的隨後到了竹子萊嶺下無人處所父親呌
小的走上山去瞭望看見無人用手一搖李世
廣就把耀生頸項咽喉兩手揢着壓倒地下陳
元爵用膝頭壓住耀生腰眼手按住他右後肋
父親捉住他兩腳耀生死了父親隨把他頸項 Page  memo054
帶的銀圈除下又脫他外面藍布衫一件李世
廣將屍背下河旁去掩埋小的就先走囬家去
了沒有動手後因羅宗義在捕爺處告小的父
親與陳元爵拿去押着候審李世廣到去探信
父親恐那晚慌忙把屍埋得淺露出被人看見
呌他挖起抛在河裡衝在別處李世廣又不知 Page  memo055
怎樣去挖起丟屍下河浮在南濟橋下河邊的
又問當晚你父親們把羅耀生弄死你既同去
必然是一齊下手的了你若果不在旁又怎麽
曉得他們先後下手這等明白呢再實供來又
供那晚行到竹了萊地方想要下手父親怕有
人撞來看見呌小的上山去瞭望實沒有動手 Page  memo056
那瞭望處離他們不遠小的又在髙處他們下
手的情由所以都看見的乞問陳元爵們就明
白了又問當日耀生到你家裡他頸項上現帶
有銀圈你父親同元爵們怎麽不除下他的直到
死後纔扭脫呢後來這項圈布衫共賣多少錢
怎樣均分你得多少呢又供當日把耀生拐到 Page  memo057
家裡若帶去江西項尚銀圈原好慢慢除下不
用一時動手的若在小的家中取他項圈怕他
啼哭呌喊驚動了人不便後來死了父親纔扭
脫下來次早秤重一兩零六分拿去大龍田墟
上喚錢過徃的人得銅錢七百六十文原說要
分的一時買米吃了衫子父親交與小的說只 Page  memo058
做自己的拿去街上退衣店賣得銅錢四十六
文也交父親用了元爵世廣都沒有俵分是實
又問這賣退衣店係在何處是何姓名呢又供
這退衣店在西門街不曉得是何名字若押小
的去就認得了吊問陳元爵李世廣陳三子你
們既把羅耀生拐到陳彩玉家即聞羅宗義四 Page  memo059
路攔截查緝難道在彩玉家藏不得兩天就據
你們說帶不得出去賣爲何又敢帶到竹子萊
地方去弄死呢明係你們見他帶有項圈誘他
去打死謀財害命的了怎麽説是耀生死後彩
玉纔扭脫項圈并取他衫子呢快實供來同供
那耀生因陳彩玉見他伶俐乖巧纔起意拐 Page  memo060
他想帶徃江西去多賣幾兩銀子分用並不是
單為這項圈誘他謀害的不想拐到彩玉家裡
收拾飯吃就聞說羅宗議們四路攔截查緝不
敢帶他出去若放他回家又怕敗露小的陳三
子父親彩玉住的房子淺窄羅耀生這孩子又
要啼哭各人害怕一時沒法故此彩玉起意把 Page  memo061
他弄死滅跡到將黑時候料他截住查緝的人
也都散了纔敢帶去弄死的耀生死後彩玉就
乘便脫他項圈剝他衫子若謀他項圈把他致
死這項圈不過一兩來重的東西同夥分得多
少若把耀生帶徃江西這項上銀圈原好慢慢
除下不用一時強取的豈有爲此些須項圈就 Page  memo062
把他弄死的理乞詳情又問這竹子萊地方附
近有無人家營汛離南濟橋與陳彩玉家各有
多少遠呢又同供這竹子萊地方係在城外附
近並無人家亦無營汛是個荒僻無人的處所
離南濟橋有里多路去小的父親陳彩玉家也
有大半里遠又問陳元爵李世廣那陳彩玉脫 Page  memo063
下羅耀生的銀項圈藍布衫一件後來如何俵
分你們各得多少現在何處呢同供那羅耀生
的銀項圈布衫那晚陳彩玉脫下帶囬他家後
來陳彩玉說銀圈拿去墟上換得銅錢七百六
十文衫子賣得錢四十六文都是他自己用了
小的們並沒有分得現有彩玉兒子陳三子可 Page  memo064
問當即差役押令陳三子前去認識退衣店起
取藍布衫去後隨據差役喚到退衣店民彭良
俊前來訊據供稱上年十月初五日那陳三子
拿藍布衫一件説是他自己的因貧沒食要賣
錢買米小的纔將錢四十六文與他買了次日
轉賣與過徃的客人得錢五十文是實現有賣 Page  memo065
貨簿子可查當日原不知道他是弄死人剝來
的乞求超釋等情各供吐在案據此除將彭良
俊釋寧外隨該署興寧縣事廣州府順德縣縣
丞周于乂審看得陳元爵等夥拐幼童羅耀生
後謀死一案緣元爵與羅宗義本屬踈房郎舅
同居縣城雍正五年九月二十八日宗義曾令 Page  memo066
元爵率伊幼男羅耀生同徃潘姓討取欠賬元
爵途遇族叔陳彩玉自江西而囬彩玉見耀生
伶俐心生覬覦至十月初一日元爵彩玉與熟
識之李世廣三人遇於西門城外基邊坐談窮
苦彩玉起意相商拐賣羅耀生各俱允諾彩玉
令元爵設計徃騙出四日下午元爵見耀生在 Page  memo067
於巷口假稱宗義令伊同徃討錢耀生誤信尾
跟元爵行至十字街口遇彩玉之男陳三子詢
知彩玉在城元爵即付錢三文令三子同耀生
買菓誘食先徃西門城外等候元爵徃138038彩玉
出城帶囬三子耀生途遇李世廣齊至彩玉之
家維時宗義見男久出不還登報親舅陳140060Page  memo068
分頭通緝彩玉等見耀生難以出脫釋囬又慮
洩漏彩玉頓起殺機商同帶至河邊弄死滅跡
迨至將黑時候哄帶耀生囬家令李世廣同耀
生先行餘跟在後至竹子萊僻處又令陳三子
上山瞭望四野無人世廣先用兩手揢住耀生
項頸咽喉壓仆地下元爵隨用膝壓其左腰眼 Page  memo069
手按其右後肋彩玉拿住兩腳耀生登時畢命
彩玉脫其項帶銀圈併剝藍布衫一件將屍埋
藏河邊各潛囬家羅宗義查知拐誘情由時值
卑職公出稟捕具詳披囬拘訊正在押後就追
詎李世廣於彩玉等拘押時徃探消息彩玉慮
及耀生屍埋淺露令世廣潛徃挖棄河劉以圖 Page  memo070
滅跡不料屍浮城外南濟橋下河面黃俊達經
見報知宗義認明撈起控縣卑職騐明訊供通
報[奉]批飭拘各犯礭審彩玉未正典刑即伏137739
誅遵拘犯証庭鞫陳元爵等各將起意拐誘謀
殺下手加功埋屍各情由一一直認不諱查雍
正二年四月内奉行定例嗣後凡殺人後見財 Page  memo071
取去者果係初無圖財之心殺人後見有隨身
衣物所值無多及銀一兩以下錢一千以下乘
便取去者將所得之財倍追給主照謀殺本律
科斷等因本案陳彩玉等之拐誘羅耀生本無
欲死之念迨見138038緝嚴緊放囬恐其敗露因謀
致死滅跡而彩玉於耀生死後乘便取其項圈 Page  memo072
布衫換賣共錢八百零六文查其謀殺之心本
非圖財起見正與例符各犯應照謀殺律擬除
造意之陳彩玉審供後在監病故不議外陳元
爵李世廣均合依謀殺人從而加功者絞律應
擬絞監候秋後處決陳三子合依從而不加功
者律杖一百流三千里但犯事時年僅一十四 Page  memo073
歲合照名例内年十五歲以下犯流收贖律應
收贖至項圈一副藍布衫一件原係耀生死後
彩玉取去共賣錢八百零六文俱係彩玉花費
無存並未俵分於陳三子名下被追給主買受
藍布衫之舖民彭良俊訊不知情旋即轉賣無
憑起追干証陳140060生黃俊達保正梁140060任審屬 Page  memo074
無干與屍父羅宗義均應遵例錄供摘釋免觧
以死羅耀生屍棺令屍親領埋監斃陳彩玉[管]
獄職名則係興寧縣典史劉印昌承審病斃職
名則係署興寧縣事廣州府順德縣縣丞周于
乂也相應開報但承審只斃一名者例得免議
又查陳彩玉係謀殺人造意律應擬斬之犯據 Page  memo075
報因染疸病身死業經訊明禁卒並無淩虐情
弊合併聲明聼後部議是否允協理合招觧審
轉等由連犯陳元爵等於雍正六年二月初九
日招觧到府由府觧司於雍正六年四月十八
日招觧到臣據此臣隨親加研審除府司供看
與縣審無異遵例不敘入[疏]止載揭帖分送三 Page  memo076
法司及刑部廣東司仍照例另具問語供單送
部外該臣看得興寧縣幼童羅耀生被陳元爵
等拐誘謀死一案緣耀生之父羅宗義於雍正
五年九月二十八日令元爵同耀生徃討欠賬
元爵路遇族叔陳彩玉囬自江西立談之際彩
玉見耀生年幼伶俐[輒]思誘賣至十月初一日 Page  memo077
彩玉元爵與熟識之李世廣相遇於縣城西門
外坐談貧苦彩玉即以拐賣耀生商知元爵等
囑令元爵設計引誘初四日下午元爵見耀生
站立巷口假稱父命同徃討錢耀生誤信隨行
至十字街適見彩玉之子陳三子詢知伊父在
城隨給錢三子令與耀生買果同出西門城外 Page  memo078
等候元爵奔告彩玉帶囬耀生途遇世廣齊至
彩玉家中俻飯食後欲徃江西賣銀分用維時
宗義因耀生久出不歸報知妻就陳140060生分頭
攔截遍138038彩玉等不敢將耀生帶徃江西又恐
放囬敗露彩玉旋起132235念商致死滅跡待至傍
晚時候耀生思歸啼哭彩玉哄送囬家令世廣 Page  memo079
扶掖先行各犯隨後至竹子萊荒僻地方三子
聽從父命上山瞭望無人世廣即用兩手先揢
耀生頸項咽喉壓仆地上元爵用膝壓其左腰
眼復用手按其右後肋彩玉按住兩腳耀生旋
即斃命彩玉將耀生項帶銀圈及身穿藍布衫
一件乘便剝取屍身背至河邊埋藏而散嗣因 Page  memo080
羅宗義等查知被拐情由將彩玉元爵赴捕稟
詳縣批拘訊獲到二犯候審比世廣徃探消息
彩玉復慮耀生屍埋淺露囑令世廣挖棄河中
以圖漂沒詎意屍浮城外南濟橋下為黃俊達
經見報知屍父認明控騐所取銀圈布衫換賣
銅錢彩玉自行花費未及均分歷審各犯供認 Page  memo081
不諱玆據署理廣東按察使司印務駐剳廣州
府陞任尹繼善招觧前來經臣親審無異除造
意之陳彩玉取供在監病故不議外陳元爵李
世廣均合依謀殺人從而加功者絞律應擬絞
監候陳三子合依從而不加功者律應杖一百
流三千里但該犯犯事時年僅一十四歲應照 Page  memo082
律收贖項圈布衫共換賣錢八百六文皆彩玉
花費應於伊子陳三子名下倍追給主至堅斃
陳彩玉[管]獄官係興寧縣典史劉印昌承審病
斃職名係署興寧縣事廣州府順德縣縣丞周
于乂相應附[參]但承審止斃一名例得免議又
查陳彩玉係謀殺人造意律應擬斬之犯原據 Page  memo083
報因染疸病身故經縣訊明禁卒並無淩虐情
弊合併聲明聽候部議臣謹具
題伏乞
勒下三法司核擬施行再照本案扣除年節封印日
期計逾限未及一月合併陳明等因雍正六年
六月初五日題七月十六日奉 Page  memo084
旨三法司合擬具奏欽此欽尊於本月十七日抄出
到部

該臣等會同吏部都察院大理寺等會看得興寧
縣陳元爵等拐誘幼童羅耀生謀死一案據
原任廣東巡撫楊文乾䟽稱緣羅耀生之父親 Page  memo085
宗義於雍正五年九月二十八日令陳元爵同
耀生徃討取欠賬元爵路遇族叔陳彩玉彩玉見
耀生年幼伶俐則思誘賣至十月初一日彩玉
陳元爵與熟識之李世廣相遇餘縣城西門外
坐談貧苦彩玉即以拐賣耀生商如元爵等屬
今元爵設計引誘出四日下午元爵見耀生站 Page  memo086
立巷口假稱父命同徃討錢耀生聽信隨行至
十字街元爵適見彩玉之子陳三子隨給錢令
三子與耀生買果同出西門城外等候元爵奔
告彩玉帶囘耀生途遇李世廣齊至彩玉家中
俻飯食後欲將羅耀生帶徃江西賣銀分用維時
羅宗義因耀生久出不歸報知妻舅陳140060生分 Page  memo087
頭找138038彩玉等不敢將耀生帶徃江西又恐放
回敗露彩玉旋起132235念商同致死滅跡待至傍
晚時候耀生思歸啼哭彩玉哄送回家令世廣
扶掖先行各範隨後至竹子萊荒僻地方陳三
子聽從父命上山瞭望無人世廣即用兩手先
揢耀生頸項咽喉壓仆地上元爵用膝壓其左 Page  memo088
腰眼復用手按其右後肋彩玉按住兩腳耀生
旋即畢命彩玉將耀生頸戴銀圈及身穿藍布
衫一件剝取屍深背至河邊埋藏而散彩玉復
慮耀生屍埋淺露囑令世廣將耀生屍骸挖棄
河中以圖漂沒詎意其屍漂浮城外南濟橋下
為黃俊達經見報知屍父羅宗義認明控告銀 Page  memo089
圈布衫陳彩玉換賣花費歷審各認不諱除陳
彩玉在興寧縣監病故外陳元爵李世廣均照
謀殺人從而加功律擬絞監[偄]陳三子照從而
不加功律擬流收贖等因具
題前來除造意謀殺人得財之陳彩玉取供
後在興寧縣監病故不議外未得財之陳元爵 Page  memo090
李世廣均合依謀殺人從而加功者絞監候律
均應擬絞監候秋後處決該撫既稱陳三子合
依從而不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律應僉妻
流三千里但此犯犯事時年僅十四照律收贖
等語應照律收贖其項圈布衫換賣錢八百零
六文俱係陳彩玉花費應於伊子陳三子名下 Page  memo091
照例倍追給主再該撫䟽稱監斃陳彩玉管獄
官興寧縣典史劉印昌承審病斃職名係署興
寧縣事廣州府順德縣縣丞周于乂相應附133877
等語查定例斬絞重犯監斃一人者管獄官罰
俸一個月又定例承問官限内取有口共監斃
一二人者免議等語除承審病斃陳彩玉一名 Page  memo092
署興寧縣事順德縣縣丞周于乂照例免意外
應將監斃斬犯陳彩玉一名之興寧縣典史劉
印昌照例罰俸一個月

臣等未敢擅便謹
題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