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單
   
Page  depo001
劉照魁供

年三十七嵗渭南縣憑信鎮人父
劉學友早故母祖氏改嫁楊姓哥子劉照貴
在外計喫多年不見一個妹子出嫁楊姓並
沒伯叔也沒妻子我自幼窮苦無依八嵗上
在渭南縣跟著牛炳學變戲法乾隆三十五
年各自出外營生先在四川貴州雲南各處 Page  depo002
遊蕩了十二三年到四十八年上往廣西柳
州太平等處趕趂四十九年四月走到養利
州地方在軍犯劉書芳鋪内居住問知他是
山東單縣八卦教案内發配來的隨向他詢
問這教有何好處他說入了這教可以消災
免禍不但今生獲福來世必到好處我一時 Page  depo003
聼信就於那年五月初一日拜從劉書芳為
師入教他因我不識字口授我八卦教的理
條現俱一一記得五十年正月初六日劉書
芳給我四兩銀子二千文錢呌我往他山東
原藉單縣送家信我就從養利州起身於那
年四月十五日走到他家送了信住到十月 Page  depo004
盡間他女人李氏給我一封信一條繭綢褲
子呌我帶回養利州去五十一年正月内我
回到養利州交了信物又把在李氏家聼得
發配廣東的同教人李大志魏榮李書都在
廣寧鶴山兩縣配所病故的話向劉書芳告
知劉書芳就李大志們都是他同教相好如 Page  depo005
今死在配所若有人能把他們骨殖搬回家
去也是一宗善果我起初沒肯後見他說得
真切也就慷慨應允臨行時劉書芳給我十
兩銀子盤費並寄他女人李氏銀二十五兩
信一封又呌我到廣東德慶州探望他同案
發配的步文斌我因盤費不彀先往廣東各 Page  depo006
處耍戲法積了三十多兩銀子五十三年夏
間纔到廣寧鶴山兩縣將李大志們屍棺領
出燒化包了骨殖送往山東去路過德慶州
找着了步文斌把劉書芳收我為徒呌我路
過探望他並搬回同教骨殖的話與他說知
他留我住了十餘日因我專心好道把我認 Page  depo007
爲義子寫了一封信呌我帶給他女人蕭氏
又傳授我些理條都是認祖歸根的話我也
一一記得五十三年十一月到了山東把銀
信骨殖往各處交收了就在歩蕭氏家居住
帮種庄稼並沒出外耍戲法五十四年冬底
歩蕭氏給我五百錢呌送到荷澤縣北袁家 Page  depo008
庄王袁氏家去他說王袁氏的丈夫王中原
是東震掌教王中死了眾人就推他兒子王
子重為掌教上年發配出口的就是步文斌
的表弟我到了王袁氏家見有江南沛縣人
楊武郭信劉姓拏了二斗米一簍酒十二兩
銀子來送王袁氏我問王袁氏他說這三個 Page  depo009
人是王中在日許他們用艮封行教的我與
他們見面後就各自走了五十五年正月我
隨步蕭氏到王袁氏家拜年王袁氏說他兒
子王子重充發出口沒有音信回來因我是
個有義氣的人要呌我到口外看王子重我
因王子重是東震掌教情願代他去送信王 Page  depo010
袁氏就給我二十四兩銀子於五十五年二
月十九日從山東起身四月裏走到原籍渭
南縣在族嬸劉李氏家住了兩天就出口去
了我出口後纔知道王子重是充發喀什噶
爾一路打聽行走到了庫車見過同教遣犯
毛有倫過阿克蘇見過周法才周進們在葉 Page  depo011
爾羌見過屈進河申文成宋明們他們六個
人都呌我見了王子重說他們善心不退要
討王子重封號我沿路躭擱十月十六纔到
了喀什噶爾找著王子重交明家信把屈進
河們求封的話向王子重說知王子重留我
住了一個月把教中事情都詳細與我講解 Page  depo012
還説教中定有八等各號入教後有了功行
先封為傳仕由傳仕陞全仕由全仕陞點火
以後流水總流水擋來真人開路真人指路
真人挨次逓陞到全仕上就可傳授徒弟到
流水上可以經管賬目到真人上可以動用
銀錢他說我在廣東搬回同教骨殖又到口 Page  depo013
外來送信是教内大有功行的人一直封我
爲東震至行開路真人呌我回到山東如果
原教尚能興復就命我執掌教内的事當給
我十二兩銀子一匹馬打發我起身吩咐我
回到葉爾羌阿克蘇庫車見了屈進河們許
他們封作全仕等各號呌他們一心向教又 Page  depo014
呌我回到山東把教中事情都一一傳與他
姪子臘元兒好興復原教並給我兩處書信
先到江南沛縣劉家庄找著楊武郭信劉姓
呌他們料理會下的事再到廣東德慶州復
還步文斌指路真人名號等我把會事興起
再到喀什噶爾送信還要給我瑤[數]銅釖赤 Page  depo015
劍就可掌生殺之權的話我就拏了王子重
們的家信從喀什噶爾起身臨行時有廣東
天地會案内遣犯詹清真們托帶家信我起
初沒肯詹清真隨給了我兩個紙條說把信
送到廣東拏出紙條給他們家屬看了必有
重謝我圖得銀錢把信也帶上的隨後回到 Page  depo016
葉爾羌阿克蘇庫車把王子重許封他們為
全仕的話向屈進河們告知又取了眾人的
家信衆人凑給我盤費銀三十多兩起身徃
回裏走了六月十八日回到渭南原籍借住
族姪劉世炳家原想歇息幾天徃各處送信
不料就被首告經本縣拏住審出我入八卦 Page  depo017
教只圖消災獲福並沒別項不法的事也沒
收過徒弟自幼飄流在外渭南原籍實沒傳
教的事教内封號總是口許都沒剳付是實


問劉照魁查劉書芳步文斌王子重們發遣
地方都離得甚遠還能彀彼此寄信可見你
們教内聲氣相通那段文經係震卦教内要 Page  depo018
犯亦必定有信徃來你必替他們送過書信
現在段文經藏匿何處你斷無不知之理沛
縣楊武們以艮卦立教與王子重交結已久
他們現在何處行教是何人掌教教内現有
多少人你亦必知道詳細詹清真是廣東天
地會案内充發去的他給你紙條上的話分 Page  depo019
明是他們教内的暗號你若沒入他們的會
他怎肯冒昧給你他給你時必定把紙條上
的意思向你説明快據實供來並將各信中
語句可疑者逐條指出反復追究並嚴加夾


據劉照魁供我入教後從沒見劉書芳步文 Page  depo020
斌與段文經有信徃來王子重們所帶各信
俱蒙搜出查騐内中並沒一字提起段文經
可見他們並沒暗通消息祇有五十四年冬
底我在王袁氏家見王子重的姪子臘元兒
他原是荷澤縣捕役拏著一張票子向沛縣
楊武郭信劉姓說是奉官在本處緝拏段文 Page  depo021
經的楊武門說此地拏得這樣緊急如何還
敢藏匿聼見登州地方有他徒弟恐怕他逃
在海邊上去了的話他的徒弟是何人段文
經現在何處藏匿我實在不知道沛縣楊武
們祗在王袁氏家見過一面問王袁氏纔知
道他們是艮卦教裏的人我並沒與他們往 Page  depo022
來他們在那裏行教是何人掌教教内有多
少人實在也不知道廣東遣犯詹清真我在
喀什噶爾纔認識的並沒入他們的會祗因
悞聼了詹清真的話拏這字條作送信憑據
希圖多得謝銀紙條上說的什麽話我因素
不識字並沒向他問明至王子重與步文斌 Page  depo023
信内說吾兄元復舊職廣東事情任兄裁處
的話是說步文斌未犯事時原是指路真人
後因破案問罪不能管教内的事就無職了
如今步文斌得我為義子替教内出力王子
重復還他指路真人原職凡有發配廣東同
教各犯該如何加以封號任憑步文斌裁處 Page  depo024
的意思又王子重給楊郭劉信内說發配西
邊一路盤費盡是東南艮糧吾心自明及料
理會下人成仁歸家的話是說他發配新疆
時一路用的盤費都是艮卦教裏楊武郭信劉
姓的資助至今感激料理會下是說艮卦會
下行教的人呌他們好生料理又屈姓與周 Page  depo025
有信内說步大叔賜咱屈周道路一條今託
周親孫貽恭杜三元三人即討口號傳會下
頭領速動皇賬出其忠心孝意各語屈姓就
是屈進河他因我繼與步文斌為義子稱我
為步大叔我到喀什噶爾替屈進河們向王
子重討了封號所以說我賜他們屈周道路 Page  depo026
一條屈進河寫信呌周有孫貽恭杜三元討
口號就討的是這等封號所以周進與他祖
父周有信内也是這一樣的意思頭領就是
教内有封號的人速動皇賬出其忠心孝意
是呌他們拏出良心速即凑錢或送與王袁
氏用度或送出口給王子重做盤費這都是 Page  depo027
實情我因悞聼劉書芳的話入了這教實在
糊塗該死此外再無別項不法的事也並沒
授徒傳教求寛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