奏為奏聞事
   
Page  memo001

江西廵撫兼提督銜湯聘謹


為奏

乾隆二十八年二月二十九日據武寧縣知縣
萬友正稟報該縣差役協同湖北通山縣役拿
獲假冒職官犯人李榮宗的名羅奮鵬身邊搜
出暗藍頂子一個并據通山縣道士劉敬廷呈 Page  memo002
繳該犯所送匾式一紙官銜紙條一張内書隨
南廵
賜朝珠掛包加一級李煊等字樣具稟到臣臣
行司飭縣將該犯羅奮鵬并應質人等星夜押
解來省隨委南昌府知府李縉九江府知府溫
葆初率同南昌新建武寧三縣逐細研究Page  memo003
率同司道并該府縣等於三月初十等日親提
到署連次嚴訊據供我是吉安府廬陵縣人本
姓羅的名奮鵬李榮宗是捏造的今年三十八
嵗父親羅君正弟即羅雲鵬娶妻李氏生子勲
官年止八嵗我自二十四年出門由湖南至湖
北一路賣字度日並不假冒官職二十五六年 Page  memo004
到河南各處賣字亦無爲匪誆錢等事二十六
年十一月内聞得
駕南廵要去觀看二十後到了揚州先在打銅街
江西單子賢針鋪住下因見揚州熱閙起意假
官誆騙就捏名歐陽璋說是捐納同知又遇著
了花椒巷開裁縫店的李煥彩也是鄉親向他 Page  memo005
說我是安福歐陽璋因渡黃河壞船行李漂失
他就信以為實替我借了十六兩銀子又向吉
安課船上的舒文曾二兩處共借了八十兩做
了衣服雇了家人戴著水晶頂假充歐陽璋
名字去拜南昌監生盧煊見過幾次又拜揚州
軍廰解韜他也是吉安人想他送些程儀他辦 Page  memo006
差去了不曾見得又有鎭江衛後幫千總歐陽
衛國押運到揚州并他兄弟歐陽治平同鄉水
客熊文進都曾往還過歐陽衛國就開船去了
並沒騙過銀錢因在揚州久住恐怕敗露二月
十九日就把頂子丟棄帶了用剩的二三兩銀
子逃走過江二十三日到了蘇州三月初二日 Page  memo007
到了杭州在西湖上頑了幾日因盤纏用盡又
想誆騙隨在攤子上買了一個暗藍頂子恐怕
揚州人尋來不敢仍充歐陽璋改名李春觀說
是吉安人捐納知府去拜同鄉杭州府曾曰理
沒有接見又有處州營遊擊曾節基在杭州辦
馬差是江西人我又去拜他希圖送些程儀也 Page  memo008
沒有會靣我沒錢使就賣字為活後又走到江
寧見江西水客在彼甚多仍戴了藍頂冒了李
春觀名字去拜他們寫了些字幅送去那水客
陳履祥黃燦先等攢給了三十多兩銀子五月
内自江寧起身仍舊在江北壽州一帶賣字度
日今年正月二十日又到了湖北通山縣九宮 Page  memo009
山住在九一宮廟中道士劉敬廷也是江西人
請我喫飯沒有香錢送他想起有個同鄉李煊
曾做沅江縣知縣就假了他的姓名寫了兩個
匾式并寫
進士出身戶部主司福建邵武府奉政大夫隨
南廵 Page  memo010
賜朝珠掛包加一級字樣不過是夸耀他的意思
不想二十三日到通山縣城外飯店裏住下店
内有姓余的同人壓寶被捕役拿獲把我一同
帶去查問我一時情急就戴上頂子說是候補
知府李煊通山知縣問了一囘交差押著再審
我就乗間逃走了二月初六日走到武寧縣山 Page  memo011
口地方洪南陽家借宿初七日有已139989廩生
葉光嘉見我戴有頂子便留我囘家我假說做
過福建漳州府知府葉光嘉因他親戚聶顯謨
為族譜的事正在結訟許我八十兩銀子要我
到縣求情就一同走到縣城我自揣情虛不敢
去見知縣就乗空逃走到沙田地方十四日被 Page  memo012
武寧通山兩縣差役拿了到案並沒收受葉光
嘉聶顯謨的銀錢此外並無不法情事就在廬
陵本籍也只是訓蒙度日等供隨提劉敬廷聶
顯謨等并吉安船戶舒文曾二南昌監生盧煊
到案質訊亦與該犯所供無異臣思該犯假冒
職官到處誆騙種種詐妄恐其另有別項匪為 Page  memo013
及沿途賣字經過各省地方或尚有假充撞騙
等事復行嚴詰加以刑嚇該犯堅稱實無別項
匪為但此等詐妄不法之徒姓名屢易絞獪異
常一靣之詞虛實難以深信現在飛咨江南浙
江督撫各查明揚州府同知解韜鎭江衛千
總歐陽衛國河庫道曾曰理處州營遊擊曾節 Page  memo014
基等曾否與該犯住還是否知情抑係該犯捏
飾訊取確供并查明李煥彩陳履祥等果否被
騙攢給銀兩移覆核辦一靣密札吉安府知府
王銘琮廬陵縣汪丙謙覆稱親往該犯家中查
明並無不法字蹟止有從前犯竊及伊父稟縣
究處舊案是該犯原係素不守分遊蕩為匪之 Page  memo015
人統俟江浙等省咨覆一併嚴細根追再行按
律定擬具
所有現在獲犯審訊緣由合先恭摺奏
伏祈
上聖鍳



書旨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