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毓昌身死不明一案
Page  memo17.01


提王伸漢復加嚴訊現據供出各情謹繕錄供單

俟催提王轂及各委員到時再行質對



七月初十日
Page  adepo17.1.1
李泰清又供

本年二月不記日子有與姪子向
日同窓的荊仲法在本縣豆腐店地方騎著驢
走見有人夫轎馬從對面西大路來了是一個官
長隨即下驢那官長下了轎他認得是我侄子
向[]我侄子說他做了棲霞縣城隍去上任的
荊仲法當時害怕走囬向他女人告知並說他
頭痛得利害呌他女人扶上炕去傥下後就要
茶喫拿得茶來就大哭說是我見了茶想起我
從前喫茶時服毒後死得好苦荊仲法的女人
聼得不像他男人聲音問他是誰他說我是李
毓昌我到棲霞上任遇著同窓荊仲法請他去
幇我辦事的荊仲法旋即死了這話是荊仲法 Page  adepo17.1.2
女人說出來的是寔


初十日
Page  adepo17.2.1
李泰清供

年五十九嵗我于乾隆四十四年入
本縣武學兄弟三人我行二這李毓昌是我大
哥李泰運的兒子他並無弟兄子嗣現有一女
我與三兄弟李泰寧及姪媳林氏俱係同居度
日我兄弟李泰寧生有兩子我現有四子次子
生有一孫名呌齡雙現年七嵗上年十月十七
日我自本籍起身十一月初九日到江寧姪子
李毓昌已往山陽查賑去了我隨前往看望十八
日到山陽找到善緣菴見這李祥們腰繫白布帶即向查問
李祥說我姪子已自縊死了我當時痛哭問他
們因何吊死李祥們說姪子到山陽後精神恍
惚語言顛倒像瘋迷的樣子因病吊死府縣一 Page  adepo17.2.2
同相騐裝殮的我信以為實所以沒有將屍棺
開看李祥們說姪子死後一切衣衾棺木俱係
王知縣料理知府曾來祭吊呌我都去謝過的
我面見王知縣時他說與我姪子相好我搬柩
回籍盤費他都預俻後來送過元絲銀一百五
十兩我于十二月初六日起身本年正月十六
日到即墨值姪子五七燒紙我與姪媳林氏商
量要將他平素穿的蟒袍燒給他打開衣箱取
出蟒袍隨查看別的衣服見他皮袍前面有血
跡一道自胷前直至下衿兩袖口外面亦有血
跡似反手在嘴上揩擦的馬褂面衿也有一大
塊血我與姪媳心裡惑怕不是吊死的要開棺 Page  adepo17.2.3
看視就拔釘揭開棺蓋見姪子臉有石灰將石
灰擦去臉上青黑色觧開衣服渾身青黑照著
洗冤錄用銀針探視果然是黑的用皂角水洗
之不去纔知道是受毒死的所以來京告狀是

Page  adepo17.3.1
包祥供

係杭州人年五十八嵗我這主人王伸
漢是上年五月跟起派我門上十一月初四日
因李毓昌查賑不肯依我主人捏添戶口反要
稟明藩司我主人著急要我同李毓昌家人想
個法兒我就告知李祥初五日李祥來囬報說
我老爺要稟寔在攔他不住我將此話回明主
人與我商量我就說李知縣的家人都是恨他
老爺的何不與他們商同謀害只要多多賞他
們銀子諒無不妥的主人應允我就向李祥商
量謀毒後吊起裝作自縊的話李祥說這要與
顧祥馬連陞說通纔好下午李祥來説大家都
肯了我就於是日假說合疥瘡藥向不知姓名 Page  adepo17.3.2
藥舖買了紅信交給李祥至初六日李知縣喫
酒囘去有二鼓了不多一會我到菴内李知縣
正在呌肚腹痛李祥隨把汗巾捫住嘴馬連陞
隨用褡包拴在梁上顧祥抱住胳膊我抱住了
腰一同吊起我囘至衙門已是四更了至初七
日清晨我囘明主人隨後李祥及地方也來報
說李毓昌吊死了後來許李祥們的銀子主人
交出二百兩我給過李祥一百両那一百兩是
我花用了是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