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毓昌身死不明一案
Page  memo02.01

昨日會同親提馬連升詳加訊問據該犯
供稱我於上年九月跟隨故主李毓昌前往山
陽縣各郷查賑於十月二十八日回至淮安城
初六日山陽縣王太爺請我主人吃酒我主人
行至縣署大門前王太爺適有公事出門未得
親陪有王太爺之弟同幕友李姓並同派查賑
之委貟林姓龔姓一同吃酒至二更席散王太
爺方纔回署令伊家人重與在座各客徧行換
茶我主人吃茶後即覺言語有些顛倒問我的
鋪蓋曾否取來縣署眾人俱覺其言恍惚我主
人隨即囘至所住善緣菴寓豦並向我們說縣
裏可曾來抄我家怕要將我觧到蘇州去的話 Page  memo02.02
我同李祥觧勸了幾句顧祥將預先泡下壺茶
斟了一盃放在桌上我主人吃了坐了一會即
上床要睡並吩咐我們說明日早起到淮安府
稟辭收拾雇船囘省銷差隨令我們拏出燈去
帶掩房門自行脫衣睡下我們三人亦即至南
房東間各自睡了次早李祥先起到主人房内
忽然[殾]喊說主人上了吊了大家進房瞧看已
经氣絕隨赴山陽縣報明少刻淮安府同山陽
縣同來相騐仵作將主人屍身觧下騐畢喝報
係屬自縊身死我在旁觀看只將胸前衣服觧
開並脫去襪子一隻看視其餘別豦並未細騐
當即脫換衣服殯殮脫下馬褂時我見前面有 Page  memo02.03
幾點血跡口角上亦有血痕仵作等當將血痕
拭去次日盛殮陰陽生用紙符小鏡放在胸上
這是我親見的至我主人因何自尋短見我寔
不知道惟十一月初三四日間聼得李祥說主
人赴縣署與王太爺講起查賑事務因報冊數
目彼此爭論意見不合主人原派查四郷查過
二郷餘下二鄉王太爺要呌典史代查154501我主
人查的我主人不肯又曾向書吏要戶口搃冊
書吏不肯付與至初五日方纔送來主人曾說
他欺我初任將我當小孩子看待我寔氣不過
的話又初六日赴席時我見王太爺囘署時有
林姓委員同伊在院内密語聼得林委員有你 Page  memo02.04
上緊辦我一二日就囘去之語王太爺說我暁
得了亦不知所說何事或此内有可疑情莭此
外我寔不能指出等語查該犯言辭狡猾所供
之語多似預先捏就藉以搪塞未足凴信容再
嚴加熬審俟得確供再行具



六月二十三日
Page  adepo2.1.1
馬連陞供

上年十一月初七日淮安府山陽縣
同來菴内相騐我主人淮安府走後山陽縣王
太爺向我要鑰匙先開主人箱子查點衣服並
將床上木匣一個用鑰匙打開匣内有查賑賬
簿二本主人寫就的家信一封零星紅帋書札
白帋字跡王太爺全行拏去並將家信撕掉了
是我看見的隔了三四天聞得江寧楊藩司到
清江浦路過淮安王太爺先著人呌我們我與
李祥同去王太爺問我若藩司傳去問話如何
答應我說見了藩司就說主人於初六日在山
陽縣衙門吃酒二更席散回寓睡宿初日七早
我們起來纔知道主人自縊身死的王太爺當 Page  adepo2.1.2
吩咐我們若藩司傳問著老練的人去也不用
說出初六日在他衙門吃酒的話後來王太爺
將藩司[弔]分寄來並沒有傳問這些話都可質
對得的是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