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毓昌身死不明一案
Page  memo05.01

等昨日


前赴刑部會同刑部堂官將已革知縣王伸漢暨
仵作李標書吏朱學理和尚元福等嚴行審訊
並先將此案業已全行敗露絲毫不能隱諱向
該犯詰問該犯等始終狡展不肯吐實堅稱實
係自縊身死等復將既係自縊何以口内流
血檢驗時並不填入屍格又初六日在該縣署
中飲酒一莭不行敘入供内王伸漢無可支答
只稱遺漏等復將馬連升所供王伸漢扯匿
家信賬簿及藩司過境囑令不必說出在署飲
酒之語向王伸漢詰訊並提馬連升當堂質對
而王伸漢猶含混支餙不肯吐露確供復提仵 Page  memo05.02
作李標詰以縊死如何口内有血祇稱相騐時
實有寫跡本官令將水洗去並下身背面未經
全行看騐亦係本官吩咐當時並未看出受毒
情形等語至和尚元福及家人胡太俱稱李毓
昌身死緣由實不知情顯係該犯等在途串成
供詞急切不肯供吐仍應設法隔別熬審務得
確情謹將訊得各犯供詞錄呈


Page  adepo5.1.1
胡太供

係江寧府人年四十歲我跟隨王太爺
有四年了派在簽押上當差去十一月初七
日有上司派到山陽縣查賑之李知縣在善緣
庵億死我主人派我在庵伺候那時李知縣尚
未卸下吊來遲了一會本官同府大爺來庵相
騐將屍身抬至院内門板上我睄見李知縣臉
上帶紫色聼說口角有血跡仵作已用水洗去
初八日収殮屍身我見李知縣身穿袍褂並有
陰陽生放有一個小鏡子符一張在棺内說是
制伏日子的本官呌人買了香紙在棺前燒奠
後主人就向他家人要出鑰匙打開箱子查點
衣服開單存記又打開木匣子内有文章三本 Page  adepo5.1.2
書二本銀子三十兩都封入箱子内外有零星
字跡紙札我主人盡行拿開去了又聼得和尚
說李知縣口内流出血一塊在房内地下這是
我知道的至初六日李知縣因何服毒因何縊
死我實不知道是實

Page  adepo5.2.1
僧人元福供

我係山陽縣善緣菴和尚年三十
五嵗上年十月二十八日有查賑李知縣租
住菴内房間我就把自己住的南房三間與李
知縣同住李知縣住的西房我與徒弟住的東
房中間係客堂十一月初六日早我出外念經
三更後纔囘菴内那時李知縣已關門睡宿我
也睡了次早他家人李祥推開我的門將我喊
起說他主人吊死了午後本縣王太爺同府大
老爺到菴相騐仵作李標將屍身卸下我瞧見
李知縣皮馬褂上有血跡嘴上亦有血痕相騐
後我走至李知縣住的房内見床頭放的一個
燈匣子上也有血跡並將匣子内紗燈染壞我 Page  adepo5.2.2
說土工不小心與土工吵閙一囘是有的至那
時府大老爺與王太爺相騐屍身也沒有問及
李知縣馬褂上血跡及嘴上有血的緣故至李
知縣因何服毒又因何吊死我並不知道只求
問他家人李祥們就是了所供是實

Page  adepo5.3.1
李標供

年七十一歲我是山陽縣仵作上年十
一月初七日早茶時我到善緣菴伺候相騐李
毓昌屍身那時淮安府大老爺本官王太爺都
在那裡眼同他家人們看著我騐得腦後八字
不交是自縊身死的並沒看出受毒情跡當時
只觧開胸前衣服騐過胸膛肚腹脫去襪子一
隻看視都無緣故其餘下身合面是王太爺吩
咐都不必騐了至屍身兩口角有血府大老爺
同本官都在一處看見本官隨呌我用水把血
洗去有本菴和尚同已死李知縣的家人們也
都瞧見水是地保用銅盆取來的這些話我可
與本官質對是實

Page  adepo5.4.1
朱學理供

我是山陽縣戶房貼寫上年十月内
有知縣李太爺奉派查應賑戶口本官派我跟
著下郷李太爺原派查太安九郷十郷十一郷
十二郷先查了十一郷十二郷兩郷極貧次貧
戶口共有三千餘戶九千餘口後來另有呂太
爺溫太爺查九郷十郷李太爺就回城了至西
城莊有陳茂曾請李太爺到他家喫飯李太爺
不肯說我不比別人搃要見一戶纔給一戶的
票斷不肯聼情只給了陳茂的票並沒有將別
人名姓的票給他這是我眼見的再各員所查
之冊係委員送至署内交戶房經承謝宇庭等
彚縂造冊的我並不經手至李太爺如何身死 Page  adepo5.4.2
我不知道是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