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毓昌身死不明一案
Page  memo09.01

等昨日


親提王伸漢等嚴究李毓昌如何受毒又因何縊
斃各情該革員始猶狡展加以擰耳跪錬逐細究
詰直至日晡始將李毓昌不肯捏報戶口反
欲據實稟揭因與李毓昌家人李祥及伊家人
包祥密商李祥等轉商馬連陞一同將李毓昌
害死各情供出臣等當飭司員等將各犯押赴
刑部將王伸漢所供情莭向馬連陞嚴切跟究
該犯尚復飾詞支展熬訊至四更以後據馬連
陞將輾轉商謀下手致死各情節逐細指供如
繪除俟包祥李祥顧祥及案内一干人証觧到
另行質審外謹將現訊王伸漢馬連陞供詞繕 Page  memo09.02
錄呈


Page  adepo9.1.1
王伸漢供

李毓昌身死一事因李毓昌查來戶
口有九千餘口我要他添至一萬餘口我向李
毓昌的家人李祥商量呌他勸主人通融都可
沾潤李祥隨告訴我他主人不肯後來李毓昌
來署我又當面與他商量他仍是不肯隨後李祥
通信與我說他主人要稟藩司稿底已預俻了
我說此事你主人不依反要通稟你且囘去我
再商量李祥走後我就向我管門家人包祥說
李委員要通稟了包祥就說何不與李祥商量
謀害他我說此事太過你們且打聼他到底稟
不稟再說這是初五日的話初六日因是莭下
我請委員們來署喫飯我因本府傳去審海州 Page  adepo9.1.2
的命案夜深囘署酒席已散送客後我就睡了
初七日早包祥說前日的話已與李祥說了許
他一百兩銀薦他地方他已應許但一人不能
辦他又與馬連陞商量也許他一百兩銀薦他
地方馬連陞也應許了昨晚李知縣囘寓李祥
預備了一壺茶内放毒藥乗李知縣要茶時與
他喫了後因毒輕恐不濟事因與馬連陞商量
將李知縣吊上身死這是李祥於初七日報他
主人自縊時私向包祥說知包祥告訴我的我
因此事業已辦成我也不得不廻護了當時將
委員自縊如何相騐之處稟府請示本府吩咐
說我去同你相騐當時同到菴内我見李毓昌 Page  adepo9.1.3
口内有血跡即吩咐仵作先將血跡洗去以便
相騐那時本府並未留心騐看祇就未卸吊時
在房門外望了一望後來就到公座上坐了離
得尚遠因未看出被毒情形仵作我只呌他洗去
血跡[微]示其意並未向他明說後來李祥馬連
陞我都照數酬謝他每人一百兩銀子這些情
節都可與包祥李祥馬連陞們質對的是實

Page  adepo9.2.1
馬連陞供

上年冬月初六日山陽縣請李本官
我與李祥跟去至二更時囘寓的本官已
些醉了就坐下要茶喝李祥在外間屋裏倒了
一鍾茶送給本官接過喝了李祥又倒了一鍾
茶放在桌上本官坐著吸烟說了會閒話又把
那鍾茶喝了我伺候脫了衣服睡下了我也各
自回房脫了衣服在被窩内坐著聼見有人呌
門李祥出去隨同著一人進來在黑暗中說話
我問李祥是誰問了幾句李祥纔說是包祥顧
祥隨出去了三人又說了一回話我說你們何
不到屋裏有燈的地方坐李祥先進來了我問
包祥這會來做什麼包祥說要請老爺起來有 Page  adepo9.2.2
要緊話説包祥就與顧祥一同進來我說有話
我去告訴何必請老爺起來李祥說老爺吃了
藥了我說老爺沒病為甚麼吃藥呢李祥說老
爺吃的是毒藥我嚷說你為甚麼給老爺毒藥
吃李祥說包祥拿了毒藥來交給他他放在茶
鍾裏給老爺吃了我就向包祥李祥不依問他
為甚麼害我們老爺我要喊嚷包祥李祥說不
用嚷毒藥已経給老爺吃了你嚷也有你不嚷
154501有你我就不敢聲張包祥隨許給我一百
銀子包祥就呌李祥去騙老爺起來老爺還說
這會有何話説李祥答應包祥說有要緊的話
老爺就穿好了衣服襪子起在床面前站著李 Page  adepo9.2.3
隨呌包祥進去顧祥也進去了我隨跟到門外
睄看李祥顧祥走到老爺挨身兩傍站著包祥
走到背後兩手抱住當腰李祥們拉住兩邊胳
膊老爺嚷說這是做甚麼李祥緊拉兩胳膊包
祥乗空觧下他自己的褡包將老爺連頭帶嘴
繞了幾圈包祥向門外呌我說你還不進來嗎
他就在床上取了老爺繫腰的藍褡包撩給我
並說快拴在房樑上罷我因被包祥們嚇唬只
得依從進屋站在床上將褡包在樑上繞了兩
道底下打上扣他們三人將老爺扶上吊起我
就出來了他們三人畧遲一會也出來了我問
包祥[]們到底為甚麽將老爺害死包祥說因 Page  adepo9.2.4
我們老爺嫌他查賑礙手還稟上司不但將
來難領銀子還怕閙出事來原是要毒死他的
因怕毒輕不能就死裝作縊死又好掩飾這纔
妥當了他就走了那時有三更多天我同李祥
顧祥就睡了也不知和尚元福是多早囬來的
初七日早李祥推門進去喊呌起和尚來就呌
我同他到縣裏報去隨後王知縣同本府來相
騐寫了我們三人的口供就走了次日王知縣
又來看著呌人裝殮的過來幾天李祥回來説
他去找包祥要銀子包祥不肯給反問李祥要
甚麼銀子的話李祥就不敢問他了許我的一
百銀我也不敢向他要了所供是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