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爲兄死有着報明究追事

刑科報出署理湖廣
巡撫印務兵部右侍郎吳應棻題前事内開據
湖廣武昌按察使司按察使袁承寵招詳問得
一名柳興隆年四十七嵗係襄陽府襄陽縣人
狀招興隆圖財害命罔知法紀興隆曾借居伊 Page  memo002
妹夫李懷明家與被殺身死之李懷玉素相熟
識雍正七年二月初八日興隆因妹亡故徃懷
明家燒紙途遇懷玉問以何徃懷玉答言買牛
興隆揣知携帶銀錢陡起謀財之心就不合始
以伊處有牛約同次日徃買懷玉信實囬家興
隆隨至懷明家燒紙歇宿慮懷玉中止不肯即 Page  memo003
徃復不合商謀在監病故之周三明徃邀次日
興隆密取懷明家鐡斧走至懷玉後崗遇及懷
玉三明同行至耿家溝地方天已昏暮三明落
後興隆更不合即用所帶鐡斧打傷懷玉左太
陽連左耳竅並左頷頦倒地殞命三明先奔興
隆搜獲錢文而逸案據前病故襄陽縣知縣張 Page  memo004
鍾秀詳前事詳稱雍正十二年七月三十日據
李懷印報稱情因蟻弟兄二人分家各居雍正
七年二月初九日周三明柳興隆將蟻兄李懷
玉約去販牛蟻兄將賣地銀十六兩帶去杳無
音信遺嫂熊氏及未十嵗二子蟻四外訪尋至
今無踪於本年四月十四日周三明向蟻說兄 Page  memo005
係柳興隆害死埋在柳堰集地方耿洪順地上
到七月十三日興隆之胞弟柳永恒向蟻說係
伊兄同周三明將蟻兄謀死現可質訊伏祈賞
拿訊究起屍上報據此當即訊據李懷印供雍
正六年臘月内小的徃山裡做柴去了到雍正
七年四月間囬來小的問哥子那裡去了母親 Page  memo006
嫂子說哥子上年臘月二十八日把田地賣與
李士順家得銀十六兩到雍正七年二月初九
日周三明柳興隆約去買牛杳無音信小的就
四外訪尋了幾年並無踪跡今年四月十四日
周三明向小的說你哥子是柳隆興謀害死了
埋在柳堰集地方耿洪順地上小的聽了這話 Page  memo007
又去細查到七月十三日小的見柳隆興的兄
弟柳永恒小的問他他也是這樣說小的查實
纔具報的只求賞拘周三明柳永恒來審與小
的哥子伸冤就頂恩了隨差拘柳永恒到案問
據柳永恒供柳興隆是小的親哥子小的五嵗
上老子把小的賣在黃龍壋朱家為僕上年纔 Page  memo008
囬家來小的曾聽得人說李懷玉是哥子謀害
的上年五月裡小的同侄子柳士榜徃曹家廟
看戯走到路上小的問他說你父親謀死李懷
玉可有這事麽侄子說不知真假到上年十月
間不記得日子小的與哥子柳興隆在火爐烤
火小的問他說你把李懷玉謀死了有這事嗎 Page  memo009
哥子說是他在耿家溝裡弄死的自從做了這
事到如今後悔不及這是哥子對小的說的話
今年七月裡李懷印問小的小的不敢隱瞞據
實說的據此復差役密拿周三明柳興隆去後
隨於八月二十九日拿獲周三明柳興隆到案
隨訊據周三明供李懷玉是小的女人的娘舅 Page  memo010
從前小的與他一處住雍正七年二月初九日
小的在李懷玉家裡吃了午飯好一會同他到
柳興隆那裡去買牛走到後面梨樹崗上遇着
柳興隆一路同走有幾十裡到耿家溝裡黑了
他兩個在前走小的在後些走柳興隆忽然拿
出一把斧頭來把李懷玉砍死小的害怕就跑 Page  memo011
了怎樣殺死要問柳興隆的詰問你既見柳興
隆用斧去砍李懷玉你爲何不喊呌救護既砍
死了你又不出首這不是你與柳興隆同謀殺
死的麽供那耿家溝是野地方天又黑了小的
不敢呌喊柳興隆又是小的親母舅不敢出首
小的並沒有幫他殺死的事問據柳興隆供小 Page  memo012
的同李懷玉平日並無讐隙因小的妹子是李
懷明的女人雍正七年二月初八日妹子亡故
小的來燒紙走到李懷玉後崗上遇着他小的
問他徃那裡去他說要買牛小的一時想起他
要買牛腰間一定帶有銀子就哄他說我那裡
有個牛明日你來買小的就到妹子家去燒紙 Page  memo013
歇了一夜第二日吃過午飯後小的囬時看見
妹子家有把斧頭就偷帶在身邊走到後崗上
遇着李懷玉同外甥周三明小的又假意問他
徃那裡去他說徃小的那裡去買牛小的就與
他們同走到了耿家溝黑了他在前走小的在
後用斧頭照他腦後打了一下他就跌倒又打 Page  memo014
一下他就死了小的就搜了他一千三百文錢
那日李懷玉頭上戴着一個白毡帽身上穿着
一件藍棉布爛袄子腳穿一雙舊白布爛短襪
小的隨後便路就把斧頭帶還妹子家去了周
三明並未與小的商謀的如今小的謀死李懷
玉已經認了若是搜得他銀子豈又不認麽實 Page  memo015
不曾見他什麽銀子的問據李懷明供李懷玉
是小的族間哥子柳興隆是小的舅子他在小
的家住過他拿小的家斧頭謀害李懷玉小的
並不曉得求賞問柳興隆就明白了問據耿洪
順供雍正七年二月間小的記不清日子有牌
頭耿洪玉到小的家說小的溝裡地邊上死了 Page  memo016
一個人小的就同他去鳴知牌甲張明金來看
他們說不過是逃荒乞食的人牌頭耿洪玉就
呌幾個人掩埋了的他們說那死人臉上青腫
見有兩個老鴉啄了不長的一個口子小的是
愚民怕到跟前去看得只求開釋問據耿洪玉
供耿洪順是小的族間哥子在崗上住小的在 Page  memo017
那裡去看只見那死人臉上青腫了還有個老
鴉啄的口子那時下着大雪雨屍身上都是雪
小的原沒有細看只當是吃食的人死在那裡
故此就埋了的求開釋間據熊氏供丈夫是雍
正七年二月初九日同外甥女婿周三明出門
頭上戴着一頂白毡帽身上穿着一件藍布袄 Page  memo018
子腿上穿的一雙白布襪子有賣田的十六兩
銀子只買了五斗米餘剩的銀子拙婦不曉得
丈夫還了何人去了自從出門去從沒囬來如
今拙婦總不知道丈夫生死的實情等供據此
除將各犯分別羈保並查取兇器外爲查謀命
重案事隔年遠若非詳情開掘屍骨撿出傷痕 Page  memo019
難以定案擬合照例通詳等情詳蒙兩院批司
當即轉飭該府檢明屍骨研審同謀致死確情
律擬招觧去後嗣又據前縣張鍾秀詳稱遵於
雍正十二年十月二十四日帶領吏仵親詣彼
地當令兇犯屍親地主人等將已故李懷玉屍
骨起出據仵作韓明誠如法檢得已故李懷玉 Page  memo020
屍骨一具量身長四尺五寸胸濶七寸五分致
命偏左至左太陽連左耳竅傷一處長二寸七
分濶一寸八分骨俱碎係鐵器傷不致命左頷
頦傷一處長九分濶六分骨斷係鐵器傷又於
李懷明家起獲兇斧比對與傷骨相符沿身細
檢餘俱無故檢畢復加親檢無異當將屍骨偹 Page  memo021
棺收檢交給甲隣看守隨當場審據仵作韓明
誠供這李懷玉偏左連左太陽至左耳竅傷小
的比對是用斧頭橫着傍面打的故此長有二
寸七分濶一寸八分那左頷頦一傷是斧頭腦
打的故此長九分濶六分又據柳興隆供小的
先在後走過了溝小的走在他前邊把右手拿 Page  memo022
的斧子照他左太陽處將斧傍面橫着打了一
下他就跌倒了小的又用斧頭腦子向他左頷
頦打一下他就死了兩處傷都是小的打的問
據周三明供那日過了溝柳興隆與李懷玉走
上前面小的在後走已經天黑了只見柳興隆
拿斧打李懷玉小的害怕就跑了並不知柳興 Page  memo023
隆怎樣打的幾下小的寔沒帮打的事據此除
另將謀死實情審擬招觧外所有檢骨訊供緣
由填註格圖取具各結加具印結先行通報等
情詳蒙批飭嚴審實情妥擬招觧去後續據該
襄陽縣知縣沈孟堅詳稱雍正十三年二月二十
六日據提牢吏李文著禁卒龍澤普報稱監犯 Page  memo024
周三明於本年正月初九日身患病症隨即報明
蒙撥醫調治不痊於本日未時身故理合報明
上報據此卑職當即帶領吏仵親詣監所將屍
擡放平明地上相騐得已故周三明約年三十
餘歲據仵作韓明誠當場騐得周三明兩手微
握肚腹平塌週身黃瘦餘無別故實係病死騐 Page  memo025
畢復加親騐無異當捐棺收殮隨訊據提牢吏
李文著供這周三明是正月初九日得病禁卒
稟明蒙撥醫生鄒安麟調治吃了許多藥總不
見效到今日午後病死了禁卒服伺他並無凌
虐的事問據禁卒龍澤普供同問據囚隣金鳴
清供周三明在監裡是正月初九日得病撥有 Page  memo026
醫生來調治他吃藥總不效到今日午後死了
禁卒們沒凌虐的事不敢謊供問據醫生鄒安
麟供周三明是正月初九日病了蒙撥醫生調
治醫生當即赴監診視是虛癆病症服藥總不
見效病死是實據此隨填註屍圖取具各結加
具印結詳奉批檄轉飭查明有無凌虐致死并 Page  memo027
作速審擬招觧去後玆據護襄陽府事署栆陽
縣知縣沈孟堅詳據襄陽縣知縣邱運亨招稱
於本年四月初二到任檢齊原[卷]差喚禁卒
人等訊明並無凌虐致死周三明情獘復拘齊
案内各犯到案當堂審訊除地主耿洪順及耿
洪玉與初審供無異不敍外問據李士順供李 Page  memo028
懷玉的地是他先當給小的得了十二兩當價銀
子去了到雍正六年臘月二十八日他又憑劉士朝賣
給小的小的又找了他四兩銀子的價銀是實
問據劉士朝供李懷玉賣地與李士順是雍正
六年臘月二十八日憑小的作中寫的約他地是
先當後絕李士順找了李懷玉四兩價銀是實 Page  memo029
問據李懷印供哥子李懷玉是雍正六年臘月
間把他自己的田賣與李士順小的自幼不與
哥子同居哥子見小的沒本錢到七年正月裡
給了小的兩百錢出門買柴賣到四月裡囬來
嫂子熊氏說哥子是二月初九日周三明柳興
隆約去買牛至今沒囬來呌去找尋小的就問 Page  memo030
周三明周三明說哥子買不着牛又不知徃那
裡買牛去了又去尋柳興隆問過他也是這樣
說小的到處找尋不着小的想哥子平日好酒
又因有個黑水河小的怕他醉後落在河裡了
都定不得小的是窮人只好放在心裡逢人打
聽實沒處去找尋到上年四曰間小的在犁地 Page  memo031
周三明氣狠狠的走來向小的說有宗發財的
事你去做小的說如今苦得這樣有甚財到我
發他說你哥子是柳興隆在耿家溝打死了呌
小的尋問他好得柳興隆的錢用又呌小的分
給他些那時小的說我那裡還敢要錢但恐不
實小的越發留心查訪有一日遇見柳興隆的 Page  memo032
兄弟柳永恒小的與他說閑話説起哥子的事
他説話含糊小的再三問他他就對小的說哥
子懷玉實是他哥子柳興隆打死小的見他兩
個人說的話相對纔具報的只求替小的哥子
伸冤問據你說是周三明與柳興恒告訴你纔
信實具報的但周三明是柳興隆的外甥柳永 Page  memo033
恒是他同胞兄弟難道他兩個就肯將實話告
訴你嗎供本是他兩個向小的說纔曉得的周
三明雖是柳興隆的外甥聽聞那幾日他與柳
興隆講過嘴的至若柳永恒是因小的再三問
問得傷心他是忠厚人未免動情纔說出真話
的望詳情問當日你哥子出門實在帶有多少 Page  memo034
銀錢在身邊呢供哥子出門小的不在屋裡小
的不知道他帶有多少銀錢在身邊問查你報
詞内說你哥子有賣地銀十六兩帶去你怎說
不知帶多少呢供那賣地十六兩銀子的話小
的沒有看見是聽見嫂子說的話具報在内的
問據柳永恒供小的是襄陽縣人今年三十二 Page  memo035
歲這柳興隆是小的親哥子小的五嵗上就把
小的賣與黃龍壋朱家爲僕雍正十一年小的
纔贖身囬來他謀死李懷玉時小的並不知道
後來聽見人傳説李懷玉是小的哥子謀死了
雍正十一年五月間小的同姪子柳士榜徃曹
家廟上看戲走到路上小的問姪子說你父親 Page  memo036
把李懷玉謀死有這事麽姪子說我也聼得這
句話不知正假到十月間小的不記得日子與
哥子柳興隆在火爐邊烤火小的問哥子他說
李懷玉去買牛是他在耿家溝謀死的上年七
月裡李懷印問小的說他娘又死了嫂子姪兒
又沒吃的他自己又窮哥子又沒下落聽説是 Page  memo037
你哥子弄死了的話也不知是正是假說得怪
傷心的小的告訴過他是實問你哥子既將李
懷玉打死即算他告知你你豈肯對他兄弟李
懷印說呢供小的止兄弟兩人這事原不肯替
別人說的只因李懷印是李懷玉的親弟他已知
道是小的哥子弄死的那時小的想哥子實不 Page  memo038
該做這事良心難昧就把這實情對他講了問
你聼得人說哥子謀死李懷玉的話那人呌甚
麽名字呢供哥子做了這事想來就是周三明
說開了大家曉得的問據熊氏供拙婦丈夫是
雍正七年二月初九日周三明來家約他去買
牛到第二日他又來約丈夫拙婦說昨日同你 Page  memo039
一路去的還沒囬來周三明說柳家牛是沒有
買成但如今也該囬了他就走了後叔子李懷
印囬來到處找尋總無音信叔子又去尋問周
三明們他們都說丈夫買不着牛一定徃別處
去了拙婦並不知丈夫與柳興隆有甚讐恨謀
死的只求審柳興隆替丈夫伸冤問查你前供 Page  memo040
說你丈夫賣田有十六兩銀子可是實麽供拙
婦只聽見丈夫說把地賣了十六兩銀子的話
拙婦是沒有眼見的只曉得過年沒吃的買了
五斗米半包鹽半塊紙在家此外不知還有銀
子沒有是實問據張明金供雍正七年小的不
記得日子耿洪玉同耿洪順來小的家說他溝 Page  memo041
裡地邊上死了一個人小的就同他們到那裡
去看見那死人臉上青腫了還有老鴉啄的有
口子那時下着大雪雨小的原沒有細看只說
是乞食的人死在那裡故此沒報埋了這是小
的錯處求超釋問據李懷明供小的是本縣人
有四十五嵗那已故李懷玉是小的族間哥子 Page  memo042
柳興隆是小的舅子李懷玉與柳興隆有無讐
恨小的並不知道那有與他同謀的事有柳興
隆在這裡賞問得的問柳興隆殺死李懷玉的
斧頭是你家的你若不同謀怎肯把斧頭與他
拿去殺人且他爲何獨到你家拿斧頭呢怎不
實供呢供小的女人是柳興隆的妹子雍正七 Page  memo043
年二月初八日柳興隆來與小的女人燒紙過
了夜第二日他就去了他在小的家拿斧頭去
小的並不曉得望詳情問據你說柳興隆拿斧
頭你不知道難道你家就沒一個人看見盤問
他拿斧頭做甚麽後他又將斧頭還你也都不
知道嗎明是你知情容隱的了據實供來供柳 Page  memo044
興隆拿小的家斧頭去與送還斧頭實沒有人
看見他要謀殺人那裡肯等人曉得自然都是
把斧頭藏在身邊且他是小的的舅子内外都
走得的那有人防着他小的與李懷玉族中弟
兄若是曉得被柳興隆謀死那有容隱不首報
的事賞審柳興隆就明白了問柳興隆你是那 Page  memo045
裡人有多大年紀是何年月日為甚讐故同那
兩個商謀將李懷玉殺死據實供來供小的是
本縣人今年四十七嵗這李懷明是小的的妹
夫小的曾在懷明屋裡借住過後搬囬去了那
李懷玉是懷明族中兄弟小的與他熟識雍正
七年二月初八日妹子死了小的去李懷明家 Page  memo046
燒紙是到李懷玉屋後梨樹崗上遇着李懷玉
小的問他徃那裡去他說要買牛去小的原是窮
着的急的人想他要買牛定帶有銀子就哄他
說明日到我那裡有個牛賣與你他就停住說
了兩句囬轉去了小的徃妹子家去燒紙天黑
了在那裡過夜心裡怕他不肯去買因周三明 Page  memo047
是小的外甥那夜他也在李懷明家小的就向
周三明說我今日遇着李懷玉問他說要買牛
我呌他明日到我那裡去買牛他要買牛自必
有銀錢且弄他的來用只怕他又另自去買不
肯來你與他親戚湏你去約他纔好周三明說
怎麽弄他的呢小的說到跟前自有道理周三 Page  memo048
明聽見說弄錢用就說明日去約他就是到第
二日小的原把妹子家一把斧頭藏在身邊走
到梨樹崗上遇着李懷玉同周三明小的故意
又問他徃那裡去他說徃小的那裡去買牛就
一同走到耿家溝黑了李懷玉先在前走小的
在後過了溝小的走在他前邊周三明落在後 Page  memo049
面小的把右手拿斧子照他偏左連耳竅將斧
傍面橫着打了一片他就跌倒了小的又用斧
頭腦把他左頷頦打一下他就死了那時周三
明嚇得跑了他沒有動手那兩處傷俱是小的
一人打的問查你初供李懷玉在前走你在後
用斧頭照他腦後打了一下他就跌倒怎如今 Page  memo050
又說是走在他前邊照他偏左打去呢且你既
暗地裡要謀害他自必是在後打的快直供來
供小的初供說在後用斧打他是因年久了一
時錯供的如今小的在監裡記起來先是李懷
玉在前走小的在後那還是日裡及走到耿家
溝大家脫腳過水那時已將黑時候李懷玉脫 Page  memo051
腳得慢小的過了溝就走在前邊先把斧頭用
右手拿着及他走到跟前小的就轉身照他頭
上一下打去故此打在他偏左接連耳竅上若
是在後打的也是一個罪豈又不直說麽望詳
情問那周三明既與他有親難道你說要謀死
李懷玉不怕他告知李懷玉嗎供周三明雖是 Page  memo052
李懷玉外甥女婿他們平日原不和好周三明
聽見說弄錢心裡也想錢故此去約他來的問
周三明既與你商謀同去他豈有不帮打的呢
供來供周三明見小的把李懷玉打倒在地他
就沿河繞着幾步路嚇得跑了若是他在内帮
打小的豈肯一個招認嗎問那時周三明跑徃 Page  memo053
那裡去了呢供他先跑到小的家了問你實搜
得他多少銀錢呢供實止搜得他一千三百錢
把五百錢與周三明小的只用了八百錢是實
問現據熊氏說他丈夫把賣地的十六兩銀子
帶去買牛你怎只說搜得他一千三百錢呢還
不實供嗎供小的實止搜得他一千三百錢並 Page  memo054
沒得他什麽銀子現有買他地的李士順說李
懷玉的地是先當後絕只找了他四兩銀子那
時他過年豈不費用了些若有搜得銀子也是
一樣的罪豈肯不認呢乞詳情問你既與周三
明商謀呌他去約李懷玉來買牛謀死爲何你
初供又說並未與他商謀呢這明是你見周三 Page  memo055
明死了攀扯他在内分賍了供周三明是小的
外甥原因是小的呌他去約李懷玉他纔去的
故此小的初到案不肯拉他是實如今案下嚴
審小的只得實説了他本是在内分賍的人不
敢假的問那周三明若果與你同謀分賍他豈
肯將打死李懷玉的話告訴屍弟李懷印告狀 Page  memo056
麽供周三明雖是小的外甥他又是李懷玉的
外甥女婿若沒在内分賍不惟他先不肯去李
懷玉家約他來及小的打死懷玉他何以總不
首報呢至若他告訴屍弟李懷印皆因三明平
日口不謹自從謀死人得財後他每於酒後說
出一兩句來以致人知又因前幾日小的因他 Page  memo057
不認娘母舅罵過他一次他氣不平告知李懷
印誆嚇小的的如今周三明已死了小的攀扯
他何用只小的本是講的實話問你拿李懷明
家斧子去謀殺李懷玉李懷明可是知情同謀
的人麽供小的拿他家斧頭是隨手拿了藏在
身邊他並不曉得實沒知情同謀的事問李懷 Page  memo058
明是你妹夫即算他先沒看見後來你把斧子送
去難道他家就沒一人看見嗎這明是你說供
替他開脫了實供來供小的是看見他家沒人
纔拿斧頭藏在腰裡後來送還他也是藏在身
邊的小的是他舅子内外走得故此他家沒一
人看見實不是小的謊供開脫他的等供據此 Page  memo059
該襄陽縣知縣邱運亨審看得柳興隆謀殺李
懷玉一案緣興隆曾借住伊妹夫李懷明家房
屋與懷玉素相熟識雍正七年二月初八日興
隆之妹亡故徃懷明家燒紙途遇懷玉詢知買
牛興隆即起謀財之心假説伊處有牛邀約次
日徃買興隆隨至懷明家燒紙歇宿又慮懷玉 Page  memo060
自買不肯同徃商謀在監病故之外甥周三明
徃邀次日興隆即藏帶懷明家鐡斧走至梨樹
崗恰遇懷玉三明一路同行至耿家溝地方天
已昏暮三明在後興隆即用所帶鐵斧打傷懷
玉偏左連左耳竅並左頷頦登時殞命興隆搜
獲錢一千三百文先後奔囬後經耿洪玉路過 Page  memo061
見有屍骸告知地主人等徃看時值大雪疑係
乞兒病故未經具報隨即掩埋屍弟李懷印自
外歸家伊嫂熊氏告以兄去買牛未囬懷印遍
查無踪至雍正十二年四月内周三明告係興
隆謀殺並埋屍處所懷印猶恐不確復訊問興
隆親弟柳永恆據實告知始具報到縣經前署 Page  memo062
縣張令拘獲興隆自認謀死復又詳請檢明通
報奉批飭審玆卑職拘集各犯逐加研訊據柳
興隆將謀殺得錢各情由直認不諱駁訊至再
矢口不移除周三明已經病故毋庸議柳興隆
合依謀殺人因而得財者同強盜不分首從論
皆斬律應擬斬立決查律載於法得相容隱者 Page  memo063
為首及相告言各聽如罪人身自首法其損傷
於人者得免所因之罪等語李懷印因兄被害
詢及柳永恒永恒係柳興隆胞弟即將謀害情
由據實告知并當官一一供明柳興隆本係因
財謀命今應免其所因之罪仍依謀殺人論謀
殺人者斬監候律應擬斬監候柳永恒仍依干 Page  memo064
名犯義律係期親尊長杖一百責四十板李懷
明審無同謀情事但柳興隆暗取伊家鐡斧不
能防察應與匿屍不報私自掩埋之地主耿洪
順甲長張明金耿洪玉均合依不應重律杖八
十各折責三十板餘俱無干應同擬杖之李懷
明等照例分別保釋柳興隆所得李懷玉錢八 Page  memo065
百文於該犯家屬名下追出給李懷印收領周
三明分得錢五百文今已病故照律免徴再查
周三明聽從柳興隆教令徃邀李懷玉致死復
又分贓所犯係斬罪但已在監染患虛癆病故
查無凌虐致死別情其管獄官係卑職典史王
嘉佑也理合開報至從前失於詳報各職名因 Page  memo066
甲隣人等未報並非諱匿應請免開合併聲明
是否允協理合連人招觧本府審轉等情到府
轉司該護理襄陽府知府事署栆陽縣知縣沈
孟堅按察使袁承寵覆審無異招觧到臣該臣
看得襄陽縣民柳興隆謀殺李懷玉得財一案
緣興隆曾借住伊妹夫李懷明家素與懷玉熟 Page  memo067
識至雍正七年二月初八日興隆因妹死前徃
懷明家燒紙途遇懷玉詢知懷玉欲行買牛詎
興隆頓起圖財之心詭稱伊處有牛約同次日
徃買懷玉聽信囬家興隆至懷明家燒紙歇宿
又慮懷玉不踐其言復商謀在監病故之周三
明徃邀以決其行次日興隆密取懷明家鐡斧 Page  memo068
至梨樹崗遇懷玉三明一同行至耿家溝地方
就過河天已昏暮三明後走興隆即用斧打傷
懷玉偏左連耳竅並左頷頦倒地殞命三明望
見繞道先奔興隆亦搜錢而逸後經耿洪玉路
遇見屍告知地主人等徃看疑爲乞丐病故兼
以時值雨雪當即掩埋未及報官屍弟李懷印 Page  memo069
在外貿歸伊嫂熊氏告以伊兄係周三明柳興
隆約去買牛不囬旋遍尋無踪迨至雍正十二
年四月内三明始以興隆謀害並埋屍處所告
知懷印懷印恐其言不實復詢興隆之弟柳永
恒告以謀殺確情具報該前縣張鍾秀拘獲興
隆供認併詳情檢明通報批飭審觧嗣因周三 Page  memo070
明在監病故又經騐明通詳飭查玆據該縣將
柳興隆審擬由府司招觧前來屢審據柳興隆
偹將起意謀殺得財各情由一一直認不諱除
周三明已經病故不議外柳興隆合依謀殺人
因而得財者同強盜不分首從皆斬律應擬斬
立決但係伊弟柳永恒告知李懷印始行報官 Page  memo071
審訊又復供出實情應同身自首法得免所因
之罪仍以謀殺論謀殺人者斬監候律應擬斬
監候查該犯雖事犯在
恩赦以前但係謀殺不准援宥柳永恒仍依干名犯
義律應杖一百李懷明審不知情但興隆兩次
在家拿送鐡斧不能防察應與匿屍擅埋之地 Page  memo072
主耿洪順甲長張明金耿洪玉俱合依不應重
律杖八十但該犯等俱事在雍正十三年九月
初三日
恩赦以前均應免罪仍欽遵
上諭詳記檔案再干法紀加倍治罪其柳興隆所得
搜取錢八百文仍於該犯家屬名下照追給屍 Page  memo073
弟收領周三明分得之錢已經病故照律免徴
再周三明犯該斬罪患虛癆病症在監身故查
無凌虐別情所有監斃之管獄官係襄陽縣典
史王嘉祐至諱匿人命職名因該地主保甲疑
係乞丐掩埋未經具報且在
赦前均請免議再此案以雍正十二年十月二十四 Page  memo074
日檢審李懷玉屍骸之日計限起該署縣張鍾
秀於十二年十二月初十日病故接署縣事沈
孟堅於十二月二十二日到任除去缺員十二
日與展限一月及封印二十八日於雍正十三
年六月初四日屆滿六個月之限今據按察司
聲稱查新任知縣邱運亨於本年四月初二日 Page  memo075
到任應照前官承審已經三月以上後官接審
展限三月之例應在六月初二日觧府今該縣
於七月十八日觧府計逾限一個月零十六日
所有承審遲延職名係襄陽縣知縣邱運亨玆

恩詔亦應免議合併陳明臣謹具 Page  memo076
伏乞
皇上睿鍳敕下法司核覆施行再照此案扣除該縣
等缺員展限逾限并封印及臣監臨主考文武
兩闈各日期尚在限内合再陳明等因雍正十
三年十二月初九日題乾隆元年三月初二日
Page  memo077
旨三法司核擬具奏欽此欽遵於本月初三日抄出
到部


該臣等會同吏部都察院大理寺會看得襄陽
縣民柳興隆謀殺李懷玉得財一案據原署湖
廣巡撫印務兵部右侍郎吳應棻䟽稱緣柳興 Page  memo078
隆曾借住伊妹夫李懷明家素與李懷玉熟識
至雍正七年二月初八日柳興隆因妹死徃弔
途遇李懷玉詢知李懷玉欲行買牛頓起圖財
之心詭稱伊處有牛約同次日徃買李懷玉聽
信囬家柳興隆隨至李懷明家燒紙歇宿又慮
李懷玉不踐其言復商同伊甥周三明徃邀以 Page  memo079
決其行次日柳興隆密取李懷明家鐡斧先徃
恰遇李懷玉周三明一同行至耿家溝地方過
河天已昏暮周三明在後柳興隆即用斧打傷
李懷玉偏左連耳竅並左頷頦倒地殞命周三
明望見繞道先奔柳興隆搜錢一千三百文而
逸後經耿洪玉路過見屍告知地主人等徃看 Page  memo080
疑爲乞丐病故當即掩埋未及報官屍弟李懷
印在外貿歸伊嫂熊氏告以伊兄係周三明柳
興隆約去買牛不囬李懷印遍尋無踪至雍正
十二年四月内周三明始以柳興隆謀害並埋
塟處所告知李懷印李懷印恐其言不實復詢
柳興隆之弟柳永恒告以謀殺確情報縣屢審 Page  memo081
直認不諱柳興隆合依謀殺人因而得財律擬
斬立決但係伊弟柳永恒告知李懷印始行報
官應同身自首法得免所因之罪仍以謀殺論
擬斬監候不准援
赦柳永恒等擬杖均援
赦免罪等因具 Page  memo082
前來 除了周三明在監病故不議外查殺人
強盜例不准首今柳興隆圖財害命律應同強
盜論不得因伊弟告知即免其圖財之罪止照
謀殺律擬斬監候應將柳興隆仍依謀殺人因
而得財者皆斬律擬斬立決不應援
赦柳永恒仍照告期親尊長得實律杖一百折責四 Page  memo083
十板李懷明經柳興隆在伊家拿斧毫無覺察
應與匿命不報之耿洪順張明金耿洪玉俱依
不應重律各杖八十折責三十板但柳永恒等
事犯在雍正十三年九月初三日
恩赦以前應將柳永恒李懷明耿洪順張明金耿洪
玉均援 Page  memo084
赦免罪再查臣部於雍正十三年九月二十一日將
朝審内應赦人犯摺奏本日奉
赦非善政右人論之詳矣但朕即位之初聿遵舊
制誕布新恩凡此罪人皆因自取亟宜改悔永爲
良民法司仍宜照例詳記檔案如既赦之人再干
法紀朕必將伊等加倍治罪決不寬貸也着詳悉 Page  memo085
諭中外臣民知之特諭欽此欽遵應令該署撫
將柳永恒李懷明耿洪順張明金耿洪玉詳記
檔案如再干法紀加倍治罪該署撫既稱柳興
隆所得李懷玉錢八百文追給屍親收領周三
明分得之錢已經病故應照犯人身死律免徴
等語 均應如該署撫所題完結 Page  memo086
再該署撫䟽稱此案監斃周三明之管獄官係
襄陽縣典史王嘉佑至諱命職名因該地主保
甲未經具報且在
赦前應與觧府逾限之襄陽縣知縣邱運亨均應援
赦免議等語 均無庸議

臣等未敢擅便謹
Page  memo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