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為報明事

據直隸按察使司按察使慶章呈稱
據河間府知府姚梁呈據署東光縣知縣趙綸
詳稱卷查嘉慶七年八月十二日據縣屬曹家
莊地方竺兆隴稟稱本日早有本村民人曹幅
貴向身告稱伊妻曹王氏於本月十一日下午 Page  memo002
攜帶籃筐赴村北地内摘取豆角至晚未歸找
尋無踪至今日早伊找到村北康均城地内見
伊妻王氏合面儻臥項上有布帶纏繞業已被
人勒死囑身稟報等語身徃看屬實理合稟請
驗訊緝究等情同日又據屍夫曹幅貴報同前
由到縣據此卑職隨帶領吏仵親詣該村先勘 Page  memo003
得曹家莊離村貳里許有康均城高粱地壹段
該氏屍身係在康均城地内合面儻臥頭東腳
西頭髮散亂身穿藍布單褂壹件藍布單袴壹
條腰撕破並無袴帶項上圍繞布帶壹條據屍
夫曹幅貴聲稱聲稱被勒之帶係係伊妻所繫袴帶
等語隨將布帶解下量得長叁尺伍寸又勘得 Page  memo004
康均城地西有曹之康高粱地壹段地西有細
柳樹一帶地南毗連曹幅貴地畝地内高粱兩
旁傾倒有滾動痕跡地上有血跡壹片并遺有
骨簪壹枝假髮壹綹飭令屍夫曹幅貴查認據
稱實係伊妻生前所帶之物查滾動處至曹王
氏屍所相離貳拾餘步地上有拖拉痕跡並至 Page  memo005
曹幅貴地内查勘得豆角已被掐數莢勘畢復
至屍所諭令將屍移放平明地面跟同屍親人
等如法相驗據仵作楊興當場喝報驗得已死
曹王氏問年貳拾肆嵗仰面面色紫赤兩眼微
開兩鼻竅有血污口微開舌抵齒致命咽喉有
雙套圍繞帶痕壹道平長玖寸貳分寬參分深 Page  memo006
伍分紫赤色兩手微握肚腹平兩腮伸合面髮
際散亂致命腦後帶痕周匝餘無別故委係被
勒身死報畢卑職親驗無異飭取布帶比對傷
痕相符當場填註圖格取具仵作並屍親人等
各結附卷屍令棺殮浮埋外隨訊據地方竺兆
隴供與稟詞無異不敍外訊據康均城供小的 Page  memo007
是案下吳家莊人種地度日合曹幅貴同村居
住向來認識這段高粱地是小的家的八月十
一日下午曹幅貴的女人王氏怎樣到他自己
地裏摘取豆角被人勒死在小的地裏小的當
時並不知道第二日早上聼得曹幅貴叫嚷小
的纔知道連忙走來查看曹王氏已是死的了 Page  memo008
項上纏著布帶像是被人勒死的樣子王氏被
何人勒死小的實在不曉得是實訊據曹之康
供小的是案下曹家莊人今年肆拾陸嵗種地
度日那康均城西首這段高粱地原是小的家
的小的地南是曹幅貴家地畝八月十一日曹
幅貴的女人王氏到他自己地裏摘豆角怎樣 Page  memo009
被人勒死在康均城地裏小的地裏遺有王氏
簪子假髮地上又有血跡小的實不知道是實
訊據曹幅貴供小的是案下曹家莊人這死的
王氏是小的女人今年貳拾肆嵗本年八月十
一日下午小的女人挐着壹箇籃筐走到自己
地裏來摘取豆角天黑時候不見回家小的就 Page  memo010
去找尋總沒找著到十二日早上小的我到康
均城地裏見小的女人散着頭髮合面儻在地
上項頸上拴着壹條袴帶已經被人勒死查看
袴腰撕破籃筐也不見了小的連忙告知地方
走來看明進城稟報的如今既蒙案下驗明小
的女人實係被人勒死只求嚴挐正兇替女人 Page  memo011
伸冤就是恩典了再小的家是沒有隣佑的是
實各等情據此當將布帶等物帶囘貯庫一面
懸賞選差分頭勒緝兇犯務獲所有驗訊緣由
當經卑職填圖錄供通詳蒙批飭緝等因卑職
因查此案曹王氏被勒身死之處前經驗明該
氏袴腰撕破所繫袴帶已被解脫該氏年止貳 Page  memo012
拾肆嵗揆厥情形顯係因姦不從被人勒死所
致惟是王氏屍身既在康均城地内而所帶假
髮骨簪何又在曹之康地内此案正兇似非遠
方之人已可㮣見且查曹王氏被勒之際命在
頃刻勢必大聲疾呼急圖救援是日豈無在地
工作之人見聞其中顯有明知隱匿情弊卑職 Page  memo013
隨選差幹捕嚴密查拏一面親詣該村逐細訪
察玆於十月初四日訪得曹家莊曹之康之子
曹立功於曹王氏被勒身死之日亦赴村北地
内工作且該氏身死之後曹立功即藏匿在家
未敢露形隨飭差查拏曹之康曹立功并傳屍
夫曹幅貴到案查驗曹立功右手背有抓傷痕 Page  memo014
跡壹道隨訊據曹幅貴供稱伊現訪聞得本年
八月十一日午後伊妻王氏赴地摘取豆角之
時有伊無服族姪曹立功亦赴地劈高粱葉此
外並無人赴地工作是日伊妻被人勒死曹立
功必有聽聞且伊妻是否即係曹立功勒死願
求嚴訊至伊妻平日與曹之康家從不往來等 Page  memo015
語并訊曹之康供稱伊有子曹立功今年貳拾
伍歲曹幅貴係伊無服兄弟平日從無往來伊
家地畝與曹幅貴家地畝相連本年八月十一
日午後伊子曹立功曾到村北地内劈高粱葉
傍晚回歸是日曹幅貴之妻被人勒死有無喊
叫伊子曾否聼聞知情伊實不知并據聲稱伊 Page  memo016
子現在到案求質訊等語隨提曹立功當堂詰
訊該犯供詞含混並未承認卑職反覆究詰始
據曹立功供小的實說了罷小的是案下曹家
莊人今年貳拾伍嵗一向種地度日曹之康是
小的父親曹幅貴是小的無服族叔向不往來
並無讎隙七年八月十一日午後小的到村北 Page  memo017
自己地裏去劈高粱葉子那時曹幅貴的女人
王氏拏著籃筐也在他自己地裏摘豆角小的
見他年輕有幾分姿色一時動了邪念想要姦
他就走到他地裏用右手拉住他的左手向他
求姦王氏不從嚷罵小的見四外無人起意強
姦隨手把王氏拉到自己高粱地裏合面捺倒 Page  memo018
把他鼻子碰出血來那時小的用左手按住他
身子右手解下他袴帶又把他翻轉身來拉他
袴子把他袴腰撕破曹王氏掙扎抓了小的右
手背壹下小的鬆手曹王氏隨勢用兩手拉住
袴子大聲喊叫小的害怕起身沒有成姦那知
曹王氏坐起身來只管喊罵小的恐被人聽見 Page  memo019
又怕王氏囘家告訴他男人知道合小的不依
一時起意把他勒死就在地上拾起他的袴帶
走到王氏背後用右手揪住他的頭髮仰面拉
倒地上把他頭髮拉散簪子假髮都掉下了小
的用右腳躧住他的頭髮就用袴帶把他項頸
上繞了兩轉王氏喊叫用右手拉住袴子彎過 Page  memo020
左手掙拉小的又用左腳把他左手躧住連忙
把帶子打了壹箇活結用力拉勒了一會王氏
就氣絕死了因王氏屍身在小的地裏恐被人
看破把屍身拉到康均城地裏合面撩下又把
他的籃筐合盛著的豆角都藏在柳林裏面小
的就回家去了到第二日聽得曹幅貴找著王 Page  memo021
氏屍身報案相驗小的害怕躲在家裏不想蒙
案下訪聞傳究小的也沒得狡賴了小的並沒
強姦已成合另有加功的人父親也沒知情容
隱的事是實等情隨差役前往該犯地西柳林
内起獲籃筐壹箇送案查看筐内盛豆角數拾
莢均已乾透將筐給與屍夫曹幅貴查認據稱 Page  memo022
實係伊妻生前所帶原物筐内所盛豆角亦係
伊家地内之物當即給領取領附卷各等情據
此當將曹立功羈禁屍親人等保釋再行研審
強姦未成起意致死滅口是否成姦并另有加
功之人各確情另文擬議招解外所有訪獲正
兇訊供緣由復經卑職錄供具文報蒙批飭審 Page  memo023
擬招解等因蒙此遵即傳集應訊人等并監提
曹立功當堂逐一研鞫除地方竺兆隴地隣康
均城屍夫曹幅貴犯父曹之康等各供均與初
訊無異不復重敍外問據曹立功供小的是本
縣人今年貳拾伍嵗種地度日曹之康是小的
父親曹幅貴是小的無服族叔向不往來並沒 Page  memo024
讎隙嘉慶七年八月十一日午後小的到村北
自己地裏去劈高粱葉子那時曹幅貴的女人
王氏拏著籃筐也在他自己地裏摘豆角小的
因他年輕有幾分姿色一時動了邪念想要姦
他就走到他地裏用右手拉住他的左手向他
求姦王氏不從嚷罵小的見四外無人起意強 Page  memo025
姦隨手把曹王氏拉到自己高粱地裏合面摔
倒把他鼻子碰出血來那時小的用左手按住
他身子右手解下他袴帶又把他翻轉身來拉
他袴子把他袴腰撕破曹王氏掙扎抓了小的
右手背壹下小的鬆手曹王氏隨勢用兩手拉
住袴子大聲喊罵小的害怕起身沒有成姦那 Page  memo026
知曹王氏坐起身來只管喊罵小的恐被人聼
見又怕王氏回家告訴他男人知道合小的不
依一時起意把他勒死就在地上拾起他的袴
帶走到王氏背後用右手揪住他的頭髮仰面
拉倒地上把他頭髮拉散簪子假髮都掉下了
小的用右腳躧住他的頭髮就用袴帶把他項 Page  memo027
頸上繞了兩轉王氏喊叫用右手拉住袴子彎
過左手掙拉小的又用左腳把他左手躧住連
忙把帶子打了壹箇活結用力拉勒了一會王
氏就氣絕死了因王氏屍身在小的地裏恐被
人看破把他屍身拉到康均城地裏合面撩下
又把他籃筐合盛的豆角都藏在柳林裏面就 Page  memo028
回家去了到第二日聽得曹幅貴找著王氏屍
身報案相驗小的害怕躲在家裏不想蒙案下
訪聞傳究小的也沒得狡賴了並沒強姦已成
合另有加功的人父親也沒知情容隱的事是
實覆詰該犯堅供委無強姦已成及另有加功
之人等情據此該署東光縣知縣趙綸審看得 Page  memo029
民人曹立功因強姦曹王氏不從登時將氏勒
死一案緣曹立功籍隸卑縣種地度日與無服
族叔曹幅貴同村居住素不往來曹幅貴家有
地壹段與曹立功家地畝毗連嘉慶七年八月
十一日午後曹幅貴之妻王氏攜帶籃筐赴地
摘取豆角時曹立功亦赴地劈取高粱葉瞥見 Page  memo030
王氏少艾四顧無人頓萌邪念即趨至王氏跟
前拉手求姦王氏不從嚷罵曹立功淫心益熾
起意強姦將王氏拉至己地合面摔倒以致碰
傷王氏鼻竅曹立功隨用左手按住氏身右手
解下袴帶並將王氏仰面扳轉向拉其袴致將
袴腰撕破王氏掙扎用手抓傷曹立功右手背 Page  memo031
曹立功鬆手王氏隨用兩手拉住袴腰大聲喊
嚷曹立功畏懼起身並未成姦王氏被辱不甘
坐地讓罵益甚曹立功恐人聽聞又慮王氏歸
告其夫不依起意致死滅口隨拾取解下袴帶
走至王氏背後用右手揪住王氏頭髮仰面拉
倒將氏頭髮拉散掉落骨簪假髮曹立功當用 Page  memo032
右腳躧住其髮將袴帶繞於王氏頸上王氏用
右手拉住袴腰彎轉左手掙拉曹立功又用左
腳踏住其左手將帶結成活套用力拉勒王氏
立時殞命曹立功恐王氏屍身在伊地内易致
敗露將屍身拉至康均城地内合面撩下又將
王氏籃筐豆角藏放柳林即行回家伊父曹之 Page  memo033
康並不知情至晚曹幅貴因伊妻赴地未回找
尋無踪次早找至康均城地内瞥見伊妻屍身
鳴知地方報縣驗訊通詳差緝嗣卑職訪獲曹
立功到案究出實情並起獲籃筐等物訊供通
詳奉批飭審遵即提犯覆加嚴鞫據該犯將起
意強姦不從致死滅口各情由供認不諱詰無 Page  memo034
強姦已成並另有加功之人查曹立功因強姦
曹王氏不從輒敢將曹王氏立時勒死淫惡已
極曹王氏係曹立功無服族嬸至死應同凡論
曹立功除移屍輕罪不議外合依因強姦不從
將本婦立時殺死者擬斬立決例擬斬立決照
例先在該犯左面刺兇犯貳字曹王氏因被曹 Page  memo035
立功強姦不從以致慘死非命洵屬節烈應請
轉請附疏
旌表以維風化曹之康訊無知情容隱情事應毋庸
議無干省釋曹王氏屍棺飭令屍夫曹幅貴領
埋兇器布帶俟解驗後發回貯庫備照是否允
協擬合連犯解候審轉等情招解到府據此該 Page  memo036
河間府知府姚梁提犯復審核擬無異擬合連
犯解候審轉等情招解到司據此該直隸按察
使司按察使慶章提犯覆審核擬無異擬合連
犯解候親審核
再此案應以嘉慶七年十月初四日獲犯之日
起限除去該縣解犯由府至省計程叁百貳拾 Page  memo037
柒里照例應扣程限陸日并除封印日期統應
扣至嘉慶八年閏二月初十日限滿合併聲明
等因招解到臣親審無異該臣看得東光縣民
人曹立功因強姦曹王氏不從登時將氏勒死
一案緣曹立功籍隸東光縣種地度日與無服
族叔曹幅貴同村居住素不往來曹幅貴家有 Page  memo038
地壹段與曹立功家地畝毗連嘉慶七年八月
十一日午後曹幅貴之妻王氏攜帶籃筐赴地
摘取豆角時曹立功亦赴地劈取高粱葉瞥見
王氏少艾四顧無人頓萌邪念即趨至王氏跟
前拉手求姦王氏不從嚷駡曹立功淫心益熾
起意強姦即將王氏拉至己地合面摔倒以致 Page  memo039
磕傷王氏鼻竅曹立功隨用左手按住氏身右
手解下袴帶并將王氏仰面扳轉向拉其袴致
將袴腰撕破王氏掙扎用手抓傷曹立功右手
背曹立功鬆手王氏隨用兩手拉住袴腰大聲
喊嚷曹立功畏懼起身並未成姦王氏被辱不
甘坐地嚷駡曹立功恐人聽聞又懼王氏歸告 Page  memo040
其夫不依起意致死滅口隨拾取解下袴帶走
至王氏背後用右手揪住王氏頭髮仰面拉倒
將王氏頭髮拉散掉落骨簪假髮曹立功用右
腳躧住其髮將袴帶繞於王氏頸上王氏用右
手拉住袴腰彎轉左手掙拉曹立功又用左腳
踏住其左手將帶結成活套用力拉勒王氏立 Page  memo041
時殞命曹立功恐王氏屍身在於伊地易致敗
露將屍拉至康均城地内合面撩下又將王氏
籃筐豆角藏放柳林即行回家伊父曹之康並
未知情至晚曹幅貴因伊妻未回找尋無踪次
早找至康均城地内瞥見伊妻屍身報縣驗詳
訪獲曹立功到案屢審供認不諱詰無強姦已 Page  memo042
成并在場加功之人查曹立功因強姦曹王氏
不從輒敢將曹王氏立時勒死淫惡已極曹王
氏係曹立功無服族嬸至死應同凡論曹立功
除移屍輕罪不議外合依因強姦不從將本婦
立時殺死者擬斬立決例擬斬立決照例先在
該犯左面上刺兇犯貳字曹王氏因被曹立功 Page  memo043
強姦不從以致慘死非命洵屬節烈相應附請
表以維風化理合具
伏乞
皇上勅下三法司核覆施行再此案應以嘉慶七年
十月初四日獲犯之日起限除去程限封印各
日期統應扣至嘉慶八年閏二曰初十日限滿 Page  memo044
再扣臣公出日期具
係在限内合併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