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爲報明事

刑科抄出
京戶部侍郎兼管奉天府府尹事務伯麟等題
前事内開據復州知州文都遜審觧賈明遠奪
械致跌宋世忠受傷身死一案詳稱乾隆六十
年六月二十五日據鄉約孫榮呈稱二十三日 Page  memo002
有宋世臣家雇工于得海至身家訴説二十二
日下雨後將晚時宋幅恐衝傷窪地禾稼令伊
在地邊車道上開溝放水賈倫賈明魁阻止起
釁宋幅將賈倫賈明魁打傷賈倫毆傷宋幅有
宋世臣宋世忠賈明遠等前往宋世臣手持鐵
鏿遞給宋世忠賈明遠向奪致跌宋世忠受傷 Page  memo003
等語已將宋世忠送至賈文禮家到日入時宋
世忠氣絕身死理合報騐等情據此卑職隨帶
領刑仵馳赴屍所如法相騐據仵作喝報已死
宋世忠問年七十一嵗仰面發變黑黯色鬚髮
脫落額顱偏左有掌傷一處圍圓一寸四分皮
未破紅色兩眼腐爛蛆出右腮脥有擦傷一處 Page  memo004
斜長九分寬六分去油皮紫紅色唇翻口開鼻
口汁流蛆出兩胳膊伸皮脫十指微握胸高皮
脫肚腹胖脹發變皰胗起兩腿伸合面左肐肘
下有142627傷一處斜長三分寬一分五釐相連微
下有142627傷二處斜長一二分不等寬五六釐不
等俱皮微破紅色遍身發變皰胗起皮脫餘無 Page  memo005
別故委係被跌致傷身死騐畢親騐無異取結
附卷又騐得受傷人賈倫賈明魁宋幅被毆各
傷屬實分晰記單在卷訊據鄉約孫榮供與報
詞同據于得海供今年六月二十二日午後下
雨宋幅說窪地内莊稼恐被水衝傷呌合小的
拿着木144665鐡鐝到去在那地旁車道開溝放水 Page  memo006
有賈倫賈明魁走到說截了他的車道了合宋
幅爭閙賈倫打宋福左眼一拳宋幅用帶去釘
鐝柄的鐵錘打賈倫額顱流血賈明魁上前被
宋幅打傷左耳賈倫把宋幅鐵錘奪下他就走
了宋幅合賈明魁扭結在地小的拉勸就有宋
世忠賈文禮賈以樂合宋世臣手拿鐵鏿先後 Page  memo007
到去宋世臣要上前幚打被賈文禮勸住只聽
賈明遠說宋世臣拿着鐵鏿呢小的合賈以樂
纔把宋幅賈明魁拉開回頭只見宋世忠跌倒
地上賈明遠往西跑走宋世忠自已爬起走了
幾步坐在地上見宋世忠額顱有傷問他說頭
上合左肐肘疼痛小的合宋世臣把他攙扶家 Page  memo008
去到二十三日早上宋世忠就不説話了宋幅
呌小的去給鄉約送信同來他們已把宋世忠
送到賈文禮家日入時宋世忠就身死了是實
據賈以樂供與于得海供同據宋世臣供兒子
宋幅宋連宋三這已死宋世忠是小的堂兄今
年七十一嵗過繼宋三爲子合小的同居度日 Page  memo009
小的們合賈明遠們素日和好並沒讐隙今年
六月二十二日下雨後小的拿着鐵鏿在屯東
山坡拴穵蛾子放蠶將晚時聽屯裡吵嚷像是
打架小的急忙趕到見堂兄宋世忠在田埂面
向西站着那時賈倫已經走了賈明魁合小的
兒子宋幅在車道上揪扭倒地了得海拉勸不 Page  memo010
開小的要上前幚打賈文禮到去把小的拉住
說他們年輕的人不論情理的鬧你不喝阻他
們也幚着打鬧嗎小的聼了這話要去喝阻把
他們拉開又聽賈明遠嚷說宋世臣拿着鐵鏿
小的恐傷着他們把鐵鏿遞給宋世忠那時賈
以樂已上去拉勸只見賈明遠跑到宋世忠面 Page  memo011
前兩手奪取鐵鏿賈明遠往右一擰宋世忠向
左側跌坐地宋世忠用右揪住賈明遠的衣服
賈明遠用左手往後一撥掙脫走了宋世忠仆
倒地上擦傷右腮脥于得海合賈以樂把宋幅
賈明魁拉開了宋世忠自己爬起小的查問纔
知賈明魁因阻宋幅開溝放水爭打的隨後宋 Page  memo012
世忠走了幾步坐倒在地說頭上合左肐肘疼
痛小的合于得海把他攙扶回家睡倒炕上到
二十三日早上宋世忠就不能説話了上午時
宋幅宋三把宋世忠擡到賈文禮家日入時就
身死了宋世忠實被賈明遠一人向奪鐵手鏿
致跌被傷身死並無別故是實據賈文禮供賈 Page  memo013
倫是小的兒子賈明魁賈明遠是小的姪孫的
居度日今年六月二十二日將晚時小的在家
門首間走聼得屯前有人吵嚷打架小的連忙
趕到見賈倫頭上有傷流血回家去了宋幅合
賈明魁揪扭在地于得海拉勸不開宋世忠站
在一旁小的正要吆喝宋世臣跑來像要幚打 Page  memo014
小的把他拉住說他們年輕人不論情理的閙
你不喝阻也帮着打閙嗎賈明遠嚷説宋世臣
拿着鐵手鏿呢宋世臣就遞給宋世忠賈明遠
趕向宋世忠奪取賈明遠往右一擰宋世忠向
左側跌坐地宋世忠用右手拉住賈明遠衣服賈
明遠左手一撥宋世忠仆倒地上賈明遠往西 Page  memo015
跑走宋世忠自己爬起那時于得海合賈以樂
已把宋幅賈明魁拉勸開了小的各自回家第
二日上午宋幅們把宋世忠擡送到小的家躺
着日入時宋世忠身死了是實據宋幅供宋世
臣是小的父親母親死了兄弟宋連宋三這已
死宋世忠是小的堂伯父過繼兄弟宋三爲子 Page  memo016
乾隆六十年六月二十二日下雨後將晚時小
的恐被水沖壞了莊稼呌雇工于得海拿着木
144665鐵鐝帶了小鐵錘預備打鐝柄走到地旁車
道上開溝放水還沒刨開有賈倫賈明魁到去
說截了車道不呌我們走車嗎就合小的爭吵
起來賈倫趕上打小的左眼一拳小的着急隨 Page  memo017
拾起鐵錘打賈倫額顱一下賈明魁也上來帮
手小的打傷賈明魁左耳上了賈倫把小的鐵
錘奪去走了小的合賈明魁二人揪扭都跌倒
地隨後于得海合賈以樂把小的們拉開起立
見父親宋世臣合賈文禮都在跟前伯父宋世
忠倒在地上賈明遠往西跑去宋世忠自己爬 Page  memo018
起額顱右腮脥有傷宋世忠走了幾步坐地說
他頭上左肐肘疼痛父親宋世臣合于得海攙
扶回家躺倒炕上二十三日早上就不能説話
小的呌于得海通知鄉約上午時小的合兄弟
宋三把伯父宋世忠擡送賈文禮家到日入時
因傷死了是實據賈倫供賈文禮是小的父親 Page  memo019
賈明魁賈明遠是小的堂姪乾隆裏六十年六月
二十二日將晚時小的合堂姪賈明魁從外屯
回家走到宋世臣家地旁見宋幅合于得海在
車道上開溝放水小的們說截了車道不呌我
們行車嗎宋幅說你們管我呢小的合宋幅爭
吵小的打宋幅左眼一拳宋幅用鐵錘打傷小 Page  memo020
的額顱出血賈明魁上去也被宋幅打傷小的
把宋幅鐵錘奪過賈明魁宋幅二人揪扭就有
宋世忠賈以樂們到去小的因頭上疼痛跑回
家去第二日宋幅們把宋世忠擡送小的家說
是昨日被堂姪賈明遠爭奪鐵鏿致跌受傷到
日入時宋世忠身死了鄉約報騐的是實據賈 Page  memo021
明魁供賈文禮是小的叔祖賈倫是小的堂叔
胞弟賈明遠乾隆六十年六月二十二日將晚
時小的合堂叔賈倫從外屯回家走到宋世臣
地旁見宋幅合于得海在車道上開溝放水小
的們說截了車道不呌我們行車嗎宋幅說你
們管我呢小的們爭吵起來賈倫就打宋幅左 Page  memo022
眼一拳宋幅拿起鐵錘打賈倫額顱出血小的
上前被宋幅打傷左耳賈倫把宋幅鐵錘奪去
小的合宋幅揪扭跌地隨後有于得海賈以樂
們把小的們拉開起立見叔祖賈文禮合宋世
臣站着宋世忠仆跌地上兄弟賈明遠往西跑
走宋世忠自己爬起小的合叔祖賈文禮走回 Page  memo023
家裡聽兄弟賈明遠說他向宋世忠奪鐵鏿把
宋世忠拉跌的第二日上午時宋幅們把宋世
忠擡送小的家到日入時身死了是實據賈明
遠供認奪械致跌宋世忠受傷身死不諱據此隨
敷治賈倫賈明魁宋幅傷痕取具宋幅賈倫各
保辜案内人等分別保釋兇犯帶囘羈禁外具 Page  memo024
文詳報蒙批即醫治賈倫等傷痊蒙此遵復傳
提犯衆查騐宋幅等傷痕均已平復逐一研鞫
除案内人等各供同前不敘外問據賈明遠供
小的是案下民年二十二嵗在賈家屯居住父
親死故母親改嫁有哥哥賈明魁小的女人劉
氏沒生子女賈文禮是小的叔祖賈倫是小的 Page  memo025
堂叔合小的同居種地度日小的合已死宋世
忠素日和好並無讐隙乾隆六十年六月二十
二日將晚時小的在家裡打掃院落只聽屯東
吵嚷打架小的趕去見堂叔賈倫頭上有傷流
血往家裡跑走小的趕到那裡見宋世忠站在
一邊哥哥賈明魁合宋幅倒地揪扭有于得海 Page  memo026
賈以樂上前拉勸宋世臣手拿鐵鏿要帮打的
樣子被小的叔祖賈文禮拉住小的嚷說宋世
臣拿着鐵鏿呢宋世臣連忙遞給宋世忠了小
的恐怕他拿着帮打傷人就趕上把他鐵鏿奪
住宋世忠兩手拿着不放小的爭奪往右一擰
宋世忠向左側跌坐地把小的衣服扯住小的 Page  memo027
左手往後一撥不料打傷他額顱他又仆跌小
的奪取鐵鏿跑回家去了隨後賈文禮合賈明
魁回家告訴纔知因宋幅在車道上開溝放水
起釁爭打的到二十三日日入時不料宋世忠
就身死了小的並沒有心把他打跌也沒帮手
的人是實據此該奉天府復州知州文都遜審 Page  memo028
擬將賈明遠合依鬭毆殺人律擬絞監候宋幅
賈倫賈明魁均應照不應重律各擬杖八十等
情審觧前來該臣等審看得賈明遠奪械致跌
宋世忠受傷身死一案緣賈明遠係復州民人
在於賈家屯與已死宋世忠同村居住素好無
尤乾隆六十年六月二十二日雨後將晚時宋 Page  memo029
世忠之姪宋幅恐地内禾稼被水令雇工于得
海攜帶木144665鐵鐝並小鐵錘前赴地所車旁
開溝放水適賈倫賈明魁踵至用言攔阻致相
爭吵賈倫即用拳毆傷宋幅左眼宋幅持鐵錘
打傷賈倫額顱偏右賈明魁向前助毆宋幅毆
打賈明魁左耳一下賈倫將鐵錘奪獲因傷處 Page  memo030
痛楚當即歸家賈明魁與宋幅互相扭結滑跌
倒地于得海拉勸時宋幅之父宋世臣並宋世
忠與賈明魁之叔祖賈文禮及弟賈明遠均經
聞聲趨視宋世臣手持鐵鏿欲行帮打賈文禮
理阻賈明遠聲言宋世臣持有器械宋世臣將
鐵鏿遞給宋世忠手内賈明遠恐致傷人即向 Page  memo031
奪取宋世忠執持不放賈明遠兩手向右擰奪
宋世忠向左側跌坐地揪住賈明遠衣襟賈明
遠意欲掙脫衣服遂用左手往後一撥致傷宋
世忠額顱偏左仆跌倒地擦傷右腮脥142627傷左
肐肘賈明遠奪獲鐵鏿奔回家中宋幅賈明魁
均經于得海賈以樂勸釋宋世忠亦自起立行 Page  memo032
走數步坐地聲稱頭痛經于得海等扶送至家
詎宋世忠延至二十三日日暮時因傷殞命鳴
知鄉約報騐訊供具詳批飭審觧玆據復州知
州文都遜審擬招觧前來臣等親提審訊據供
前情不諱詰究委無謀故及助力加功各情事
查律載鬬毆殺人者不問手足他物金刃並絞 Page  memo033
監候等語今賈明遠向宋世忠奪取鐵鏿雖意
在息事及誤擊宋世忠額顱偏左之傷僅止紅
色亦非重傷苐宋世忠接持鐵鏿在旁站立並
未毆人該犯輙向爭奪擰跌致傷宋世忠額顱
以致仆跌受傷身死已有鬬毆情形自應按律
定擬賈明遠應如該州所擬合從鬬毆殺人者 Page  memo034
不問手足他物金刃並絞監候律應擬絞監候
秋後處決宋幅用鐵錘毆傷賈倫賈明魁額顱
左耳賈倫拳傷宋幅左眼均屬肇釁首禍之人
若依他物手足毆人成傷律擬笞不足蔽辜宋
幅賈倫賈明魁均應照不應重律各擬杖八十
折責三十板餘審無干概予省釋宋世忠屍棺 Page  memo035
飭令親屬領埋取領附卷宋世臣地旁飭令在
車道上開溝上鋪木板以便行車放水永絕爭
端鐵錘鐵鏿發回貯庫是否妥協理合具
伏祈
皇上睿鋻勅下三法司核擬施行再此案應以乾隆六十
年六月二十七日相騐之日起限除去司限程 Page  memo036
限各日期扣至十二月初六日限滿該州審觧
並未逾限合併聲明等因乾隆六十年十一月
二十一日題嘉慶元年三月十八日奉
旨三法司核擬具奏欽此欽遵於本日抄出到部


該臣等會同都察院大理寺會看得賈明遠奪 Page  memo037
械致跌宋世忠受傷身死一案據
京戶部侍郎兼管奉天府府尹事務伯麟等疏
稱緣賈明遠係復州民人在於賈家屯與已死
宋世忠同村居住素好無尤乾隆六十年六月
二十二日雨後將晚時宋世忠之姪宋幅恐地
内禾稼被水令雇工于得海攜帶木144665鐵鐝並小 Page  memo038
鐵錘前赴地所車道旁開溝放水適賈倫賈明
魁踵至用言攔阻致相爭吵賈倫即用拳毆傷
宋幅左眼宋幅持鐵錘打傷賈倫額顱偏右賈
明魁向前助毆宋幅毆打賈明魁左耳一下賈
倫將鐵錘奪獲因傷處痛楚當即歸家賈明魁
與宋幅互相扭結滑跌倒地于得海拉勸維時宋 Page  memo039
幅之父宋世臣並宋世忠與賈明魁之叔祖賈
文禮及弟賈明遠均經聞聲趨視宋世臣手持
鐵鏿欲行帮打賈文禮理阻賈明遠聲言宋世
臣持有器械宋世臣將鐵鏿遞給宋世忠手内
賈明遠恐致傷人即向奪取宋世忠執持不放
賈明遠兩手向右擰奪宋世忠向左側跌坐地 Page  memo040
揪住賈明遠衣襟賈明遠意欲掙脫衣服遂用
左手往後一撥致傷宋世忠額顱偏左仆跌倒
地擦傷右腮脥142627傷左肐肘賈明遠奪獲鐵鏿
奔回家中宋幅賈明魁均經于得海賈以樂勸
釋宋世忠亦自起立行走數步坐地聲稱頭痛
經于得海等扶送至家詎宋世忠延至二十三 Page  memo041
日日暮時因傷殞命鳴知鄉約報州騐詳審擬
招觧據供前情不諱詰究委無謀故及助力加
功各情事查賈明遠向宋世忠奪取鐵鏿雖意
在息事及誤擊宋世忠額顱偏左之傷僅止紅
色亦非重傷苐宋世忠接持鐵鏿在旁站立並
未毆人該犯輙向爭奪擰跌致傷宋世忠額顱 Page  memo042
以致仆跌受傷身死已有鬬毆情形自應按律
定擬將賈明遠依律擬絞監候等因具
前來 據此應如該府尹等所題賈明遠合
依鬬毆殺人者不問手足他物金刃並絞監候
律擬絞監候秋後處決該犯事犯在本年正月
初一日 Page  memo043
恩赦以前應該准免罪仍追埋塟銀二十兩給付屍親
具領倘釋免後再行滋事犯法應照所犯之罪
加一等治罪該府尹等既稱宋幅用鐵錘毆傷
賈倫賈明魁額顱左耳賈倫拳傷宋幅左眼均
屬肇釁首禍之人若依他物手足毆人成傷
律擬笞不足蔽辜宋幅賈倫應與助毆互扭之 Page  memo044
賈明魁均照不應重律各擬杖八十折責三十
板餘審無干概予省釋宋世忠屍棺飭令親屬
領埋宋世臣地旁飭令在車道上開溝上鋪木
板以便行車放水杜絕爭端鐵錘鐵鏿發回貯
庫等語 查擬杖之宋幅賈倫賈明魁俱事犯
Page  memo045
恩赦以前應免其折責餘均應如該府尹等所題完
結查案犯並無患病合併聲明

臣等未敢擅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