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單
   

我是直隷長垣縣陳家莊人年三十
九歲父進成已故母趙氏屬小龍的妻李氏已
故兄安邦弟安幅安明子小五今年九歲親姪
徐賢我本是震卦於十四年上有王學義引進
拜滑縣人劉幗明為師入兌卦教我陸續在定
陶曹縣城武單縣金鄉收了男女大小徒弟一 Page  depo002
百十三家共約有六七百人都是大徒弟朱成
方掌管登記紙摺今年八月裡有林清到滑縣
與李文成約定九月十五日造反那時我在曹
縣扈家集朱成方家裡劉幗明寫信來知會我
我回家聼信後來金郷縣拿住我的徒弟崔士
俊孫占標呂化榮張文明楊遇金李榮會等曹 Page  depo003
縣拿住朱成方的兄弟朱成貞眾徒弟不服朱
成方為首於九月初九黑夜把曹縣太爺殺了
又到了監獄十七日朱成方等眾徒弟併褁來的
共約有一千五百人來到陳家莊推我為頭九
月二十頭我率領眾人投奔滑縣先殺了讐人
武生許同家三個人一路搶殺九月二十八日 Page  depo004
到滑縣城裡那滑縣太爺已先於初七日被殺
了我會見李文成劉幗名宋元成宋克俊王修
治陰承德壽光德王道漋馮老三劉宗順牛亮臣
牛文成封我與朱成方為兌宮伯寫在大尖角
白旗上住了七八天李文成呌我領原帶的一
千五百人王修治宋克俊王道漋馮老三共帶 Page  depo005
七千多人把守道口在河西打了幾仗十月二
十六七日遇著陝西楊大人的官兵我們的人
打了敗仗仍都逃進滑縣城裡用土石屯了四
門留著北門官兵進到西門城外紮營李文成
說要往北京投林清去他因夾壞腿騎不得馬
於十月底坐車劉幗名宋克俊王修治保著帶 Page  depo006
二三百人出北門走的後來有宋克俊的徒弟趙
姓從桃園到滑城下用繩吊上城來説起李文
成等在桃園南湖帶了兩三千人又在南湖住
了兩天往封邱一帶走了李文成走後宋元成
是大元帥我與牛亮臣陰承德把守東門至北
門一帶官兵於十一月初四五間把城圍滿了 Page  depo007
我們在城上放鎗打梆鑼看守十二月初二日
官兵的地雷轟了東門甕城城門沒有轟破官
兵又在城西南角上穵地道到初十日西南角
的地雷發動就把城墻轟開大口子官兵一擁
進城我們的人都用白布繫腰官兵見了白布
繫腰的就殺鎗打箭射我們招架不住我受了 Page  depo008
數傷倒地我哥哥徐安邦姪兒徐賢把我拉到
民房裡刨了地窖我帶了刀與哥哥姪兒都坐
在裡頭有王修治的兄弟王修仁將磨盤蓋好
又把土掩上官兵進房搜人看出掩的溼土打
開地窖我見勢頭不好把哥哥姪兒抺死我趕
著要抹脖子就被格大人的兵拿住了我的徒 Page  depo009
弟男女大小不等都是朱成方記在紙摺上那
紙摺於朱成貞被拿時候已被朱成方燒了我
記得崔士俊們外尚有大徒弟張一馮舉蔡廷
元薛自有劉幗漢扈成德趙秉仁張士錦李華
易趙明節梁多珠都是跟往滑縣的如今是死
是活我實不知道其餘小徒弟實在記不得了 Page  depo010
我的家口宋克俊呌他徒弟朱之貴安懷普領
人到陳家莊替我搬取到滑城的如今也不知
死活打杖時候我使的是矛子在滑城内鑄了
四門的砲十一桿大鳥鎗硝是滑縣出產磺從
地下刨出六百斤還沒用完鉛子是取當舖裡
錫器化的問我的劉成祥劉第五祝現支進財 Page  depo011
沒有到滑縣來我也沒有保宋家後代趙姓孩
子的事是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