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毓昌身死不明一案

等昨日


前赴刑部會同刑部堂官將已革知縣王伸漢暨
仵作李標書吏朱學理和尚元福等嚴行審訊
並先將此案業已全行敗露絲毫不能隱諱向
該犯詰問該犯等始終狡展不肯吐實堅稱實
係自縊身死等復將既係自縊何以口内流
血檢驗時並不填入屍格又初六日在該縣署
中飲酒一莭不行敘入供内王伸漢無可支答
只稱遺漏等復將馬連升所供王伸漢扯匿
家信賬簿及藩司過境囑令不必說出在署飲
酒之語向王伸漢詰訊並提馬連升當堂質對
而王伸漢猶含混支餙不肯吐露確供復提仵 Page  memo05.02
作李標詰以縊死如何口内有血祇稱相騐時
實有寫跡本官令將水洗去並下身背面未經
全行看騐亦係本官吩咐當時並未看出受毒
情形等語至和尚元福及家人胡太俱稱李毓
昌身死緣由實不知情顯係該犯等在途串成
供詞急切不肯供吐仍應設法隔別熬審務得
確情謹將訊得各犯供詞錄呈